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戴口罩的一年

發布於

(于2020年11月19日夜,上海家中)

下班路上,一同行走的同事问我,你怎么还戴着口罩。我这才意识到,在街道上行走不必那么太担心飞沫。毕竟所有人都面向南方走去,那是地铁站的方向。对向而来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有,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足够安全。

我摘下口罩,畅快的吸了一口空气。清凉,寡淡,混合着轻微的土味和汽车尾气。这让我想起了往年的冬天在路边行走。我有轻微的鼻炎,在这样的空气条件下,总会觉得鼻子有些不适,想打喷嚏。有雾霾的时候,我会戴上口罩。不同于如今满大街浅蓝色纯白色的医用口罩或N95,我常用的口罩是一只黑底褐色花纹,衬里是灰色的,柔然贴合。呼吸的时候会嗅到淡淡的洗衣液味道。

在疫情肆虐的日子里,这样简单的口罩满足不了苛刻的过滤需求。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戴上了所谓的医用口罩。简单,便宜,整齐划一。

但是肯定不舒服。

隔着医用口罩,我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一块阻碍呼吸的面具,而且这个面具的味道也绝对算不上好,甚至让我偶尔会想起夏天时被烈日暴晒过的太阳帽,鼻梁出为了保证边缘固定而添加的硬质材料也颇让人不舒服。

所有的不舒服不一定全部都是由口罩本身带来的,还有一大部分来自于佩戴时常。当口罩只是作为冬日里阻挡雾霾的屏障时,我只需要在室外佩戴,甚至只需要在特定地点佩戴。但是作为避免疫情风险的屏障时,我却需要无时无刻佩戴。出门坐电梯要戴,公交车要戴,地铁要戴。而且一旦戴上,就必须戴到底。除非离开那个场所。

我知道,作为应该向自己和社会负责的成年人,本不应该对戴口罩这件事发牢骚。人家医生,护士,安检员,不是也天天戴着吗?我也想这么安慰自己的。可是,我不能否认戴口罩确实让我感觉很不舒服。这是我的真实感觉,可以算作矫情,娇气,但我的感受是真实的。

从2020年一月,到11月,马上快一年了。这是在口罩的保护下苟且的一年。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这一年用过扔过的口罩,可能比之前历年加起来还要多。很多年以后,我可能不太会记得这一年很多值得记下来的事情,比如,蚂蚁金服推迟上市,比如川普拜登的世纪大选,等等。但我可能很难忘记戴着口罩,在住所和公司穿梭,乘坐拥挤的地铁和令人窒息的厢式电梯。很不舒服,甚至有些痛苦,但我毕竟还在努力的工作和生活,想要比前一天的自己更好。

还行吧。我只能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