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女拳与国男,国女

發布於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所以有国女,就有国男,这很合理。

李诞主持的「脱口秀大会」节目想来都是以挖苦别人为乐的。其实挖苦一个人倒没有什么,如果你跟他关系足够好,挖苦的方式很巧妙,对方也许还很享受呢。但是挖苦一个群体就不同了,因为你不可能跟群体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能打成这样的共识:我在挖苦你,但是我没有恶意,一切都是节目效果。以前经常有言论认为赵本山的小品在丑化农村人,丑化残疾人(卖车卖拐),但即便是丑化,也是默不作声的丑化。但是最近一两年火的一塌糊涂的杨笠就很勇敢了,她用最大的声音,花样百出的挖苦男性。但是这一次,好像没人反对了,各种社交平台上推荐杨笠视频的倒是不胜枚举。我很好奇,字节跳动这样号称推荐算法全宇宙第一的公司,是如何认定一个男性观众会乐意看对男性恶意满满的内容,还是说,其实我乐不乐意其实并不重要。

我并不怀疑在现在的中国,依然有很多地区,女性还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教育,职场,婚姻,每天都会有新闻告诉你,在某个并不偏远的地方,还有女孩子不能得到公平教育的机会,还有女职员在求职和办公室遭遇歧视,还有很多女职员在孕期被非法解雇而且没有得到赔偿,还有妻子在婚内被家庭暴力而不能得到应有的关注。太多了。我生活的村庄里就有女人遇到丈夫出轨,最后娘家人竟然劝和不劝离。女性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我们都应该为此努力。

但是另一方面,在社交媒体上,反男的声音却越来越响。他们说,男人自大,男人普通而且自信(普信男),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新闻里,一旦出现男女纠纷(货拉拉女乘客跳车),所有的声音一窝蜂的声讨新闻里的男性,并且毫无来由的上纲上线,将所有的男性认定为一丘之貉。我们常常反对地图炮地域黑,但是将话题圈定在男女之间发生的冲突里,攻击所以男性竟然成为所谓的政治正确。

所以我也能理解,你也应该理解,为什么在有些社交平台,总是被钉在耻辱柱上心有不甘的男性们,开始团结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因为在他们的生活中,来自社交媒体的恶意已经登陆到现实,开始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了。一个男大学生背包碰到了一位女士的臀部,男学生被曝光隐私,遭遇社死。网约车司机没有按照导航设定的路线行驶,女乘客立刻跳车,报警。「脱口秀大会」类似的大流量中心对男性群体的邪恶化,沿着粉丝们的社交关系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于是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仇恨男性的中坚力量,并且为此付诸行动。

但是,坦率的说,现实世界里女性遭遇的不公,与生活中遇到的普通男性,有直接的关系吗?重男轻女,职场歧视,不幸的婚姻,并不是一个个普通男性造成的,而是取决于家长,老板,丈夫,在这个社会上掌握权力的那群人,以及再往上的所谓上层建筑。我不懂政治,但我依然觉得,将矛头对准本来就没有权利的普通男性,太荒唐了。他们并不是家长,也不是老板,更不可能是你的丈夫。但是他们却要被变着花样的讽刺谩骂,合理吗?

普通男性们已经觉得不合理了,于是他们用新的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不再立志于成为女性的供养着,不再立志于组件家庭成为家长,不再被宏大叙事所绑架。他们自称为国男。国男们给用户女拳的女性也起了一个名字,叫国女。在国男的理论体系内里,正确的识别国女,避免被pua,被净身出户,是入门知识。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所以有国女,就有国男,这很合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