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又到夏天了

这是2020年以来第一次穿着短袖在室外行走,阳光很强烈,有点热,出了些汗。

早上出门前,我看到岳母依然穿着黑色毛衣,而且是那种高领的。虽然我知道她一向畏寒,但仍旧忍不住问道:外面不热吗?我透过阳台的窗户看到外面的阳光大好,她刚刚自外面散步回来,应该会觉得有些热吧。不出我意料,她觉得不热,但她倒是同意,如果中午再出去的话,可以适当地减少些衣物了。

和儿子说了好几遍"再见”,我终于离开家,准备上班。这个时间是早上9点钟,我习惯晚一点出门,这样路上车不多,驾驶体验想多比较好。当然,晚上也必须晚一点走,做足8个小时。

路上的车不多不少。随着疫情慢慢降温,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正常营业,早上晚上的车辆相比以往多了不少。打开广播,听到上海交通广播的播音员说起交通状况,据说,各个主要地方的车流量已经接近甚至超过疫情前的水平了。

我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因为前方的高速收费站已经开始拥堵。而半个月之前,这种现象几乎从未出现过。即便当时开放的通道还不到如今的一半。

车内的温度直逼30度,我只好打开空调。顿时一阵凉风袭来。空调很久没开了,一股子霉味。


中午,磨蹭到比平时稍晚10分钟左右,我离开办公室奔赴“那家面馆”。路上行人不多,倒是很多人聚集在大门口找寻自己的外卖。我琢磨着自己可能很快也要加入这样的队伍了。但又觉得,也许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直到天热到实在无法忍受。其实也不是无法忍受,再往前推几年,7,8月的大晴天,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门吃饭。可能,口腹之欲队伍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吧。

这么想着,已经来到了面馆。人很多,也许是因为更多的人选择出来吃饭,也许只是因为我今天晚来了一会。我拿上点餐牌,急忙去找空着的餐桌。外面一列靠近面馆的桌子都已经名花有主,而我并不打算跟别人拼桌,于是只要往更偏僻的角落寻找。附近的空调应该还没有全力工作,我觉得很热,不过幸好我穿的很凉快。终于找到一张空桌,我急忙坐下,打开手机,完成点餐,然后耐心等待。

等待的时间肯定要比平时长得多,不过我也不怎么着急,反正着急也没什么用。为什么不趁着这点时间看看小说呢。

面条端上来了。我收起手机,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面条。品尝美味是容不得三心二意的,我深刻的知道这一点。


办公室里显然开了空调,凉飕飕的,不过很舒服。我向来喜欢冷更胜过热。早年在出租房生活,如果是夏天,我都要把空调冷风开的大大的,然后躲在被子里睡觉。冬天时候,反而不怎么依赖空调。上海的冬天也许很冷,但是室内的温度尚可。

直到住进自己的房子里,作为丈夫和父亲,多要照顾家庭成员的感受,以往自我的行径也得收敛一二。冬天的时候,反而拼命的开空调。至于夏天里,开风扇的时候远多于空调。

只有办公室里,还让我有更多以往的感觉。夏天里,空调冷冷的风吹在身上,让人不由得想要在短袖外面再披上一层外套。冬天时,暖暖的热风打在背后,即使穿一件单薄的卫衣也不会觉得特别寒冷。

我突然想到,我究竟有多少年没有在树荫里度过夏日了。那应该至少在10年之前了,那时还有暑假。夏日的午后,躺在门前大树的影子里,吹着威风,全身的骨头好似也轻飘飘的。身边没有手机,但一点也不觉着无聊。

还记得曾祖父,他躺在自己的椅子里,手里的芭蕉扇时不时的拍打着,好像在驱赶蚊子。我只是听拍打的频率,就知道他时不时快要睡着了。老人已经去世十多年了,但每当夏天,每当我开始怀念在树荫下打盹的时候,就又会想起他来。

夏天到了,我有点想他。


还是吃面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