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又下雨了

發布於

晚上又下雨了,我左手夹着一箱子马陆葡萄,右手撑着伞。从公司到公交车站台有一公里多路程,中途换了一次手,箱子夹在胳膊下,逐渐密集的雨滴把外壳打湿了,变得又软又烂。刚上车,我就发信息给妻子,说,葡萄很重,接一下我。


小区东门下车,老妈在不远处等我。雨停了,不需要撑伞,我觉得一个人也不会太累。但是老妈骑着自行车,我理所当然的将箱子放在后座,然后两个人一起慢慢往回走。我调侃,要不,你骑着,我坐后面,拿着箱子。我妈说,“这车子负不起你”。我说,“对啊,你看这车子,轮子细的,我一个人骑都怕压扁了”。我妈乐呵呵的听着,说,”还是以前的二八加重结实,带一家人都没问题。“ 我说,”现在这自行车,自重倒是小,骑着却不给劲,踩疯了也快不起来。“ 我这时候响起了13,4岁骑着小二八,一辆比家里的老二八体型略小的车子,在初中到家之间的柏油公里上风驰电掣的每个下午。我真的觉得那速度甚至比现在家里那辆雅迪电动车还要快三分。也不知道现在这些自行车都被动过什么手脚了,就是快不起起来,速度稍微一起来,就感觉链条开始空转。


我问老妈,“看过今天新闻没有,一个人海里救人,自己牺牲了。” 老妈略带不屑的说,“此怂(音,表示太老实)。” 我说,“才 17 岁,多可惜啊。“ 老妈停了一顿,说,“那把人都能心疼死。“ 我又补了一刀,”被救的那人还说,又没求着你救,你自己要救自己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妈骂了一句,说,”你知道姥姥家的盼盼那年差点淹死吗?“


我知道这件事情,盼盼比我大两三岁,大概是14,5岁年纪的时候,到渭河里游泳,差点溺死,最后被一个中年大叔给救了。盼盼的爸爸让盼盼认了大叔做干爹,即便现在盼盼远在新疆,盼盼爸爸也从不遗漏逢年过节拜访儿子的干爹。用我妈的话说,”比对普通亲戚都要好。“


那是肯定的啊,要是没有人家大叔,20年前,盼盼就没了。


我妈说,”现在人都是一个娃,折了多心疼,不像我们那一辈,家里最少也四五个,少一个,再生就是了。现在养娃多费劲啊。“


她又说起自己小时候。姑姑家在渭河北岸,有一次,他们几个兄弟姐妹,约好了去姑姑家里玩。附近没有桥梁没有渡船,他们就趟水过去。早上走的时候,水只到小腿,平安无事。晚上回来,河水涨到腰那么高,他们几个年纪小,不敢渡。大表哥也担心他们安全,就带着他们借着附近的一条渡船留下来的铁索,让他们扶着过河,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回到了渭河南岸。


”那时候人胆子大,这么小的娃敢放出去渡渭河,你看过渭河的,那么宽。“ 老妈刚刚从记忆里回来,甚至有些后怕。


其实从小到大,听过的,在渭河里淹死的人,大人,小孩,多了去了。每年暑假,都会从村里大人那里听到消息,那谁家的孩子,掉河里面冲跑了。我和妹妹比较乖巧,从来不去河边玩,倒是姨妈家的儿子太顽皮,经常偷偷跑去河里,幸运的是没有出事。老妈补充说,”以前人没有洗澡条件,也没有空调,夏天太热,就都去河里玩。现在不一样了。“


”咱家娃娃都比较乖,你娃也乖的很,知道危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