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但是按疾病相关诊断分组(DRGs)的推进缓慢,甚至阳奉阴违,说明过度医疗仍然有利可图。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也知道在疫情下医院经济将进一步下滑,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尽管医药耗材器械国家集中采购推广如火如荼,但是按疾病相关诊断分组(DRGs)的推进缓慢,甚至阳奉阴违,说明过度医疗仍然有利可图。当权者治标不治本的策略,必然会进一步加强社会管控,通过找“替罪羊”的方式,来转移社会矛盾。有人会问:发这些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都是一些常识,没想过有什么用,既不能避免大家跟着它们主动去送死,也不能让大家早早意识到残酷真相后准备战斗。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和患者都有权利就他们所感受到的“不正义”进行发声,尤其是那些弱势群体,即便这些不正义超出了其他群体的感知,而且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救济。施克莱强调这种针对不正义的发声只有建立在一套程序民主之上才是有保障的,程序民主既保障了这些群体发声的权利,又保障了被他们所控诉的对象能够得到一个公平的对待。但是在专制条件下,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支持下滥权肯定是无法保障个人的合理权利,不过依然可以对其不正义进行控诉。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喜欢用富强来为自己辩护,就像傅高义在自己的书中大谈当权者的富强蓝图一样。不过,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获得的财富和福利增加了没有,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发展强盛了没有?与国际接轨从来都不包括国际社会对人权的重视和对真相的自由传播。因此,医疗体制的变革根本就不是当权者自上而下赐予的,而是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奋力争取得来的。

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的大多数方针政策都很难说是符合广大医患的根本利益,因为管理缺乏正义,权力滥用,医院就不可能走上正轨。为了达到滥权和专制的局面出现,必须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各种政治协商和暗箱操作。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以及保护伞的权力结构和生态环境决定了它已经不能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提供自我反思的途径,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它的性质已经彻底蜕变,早已不是一个治病救人的信仰,加入它是为了升官发财,捍卫它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

保官位的态度败坏了滥权者的心灵,对权力滥用和对个人权利的侵犯与日俱增,只能靠“以繁荣换忠诚”的不会持久的交易,来保持表面上的合法性。与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等权力寡头日趋定型的作恶相对照,是社会上丝毫不衰减的医疗改革的呼声。

不幸的是,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这既是专制之下众人丧失胆识的结果,也是因为少数“智者”因种种原因不去捅破窗纸。虽然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可以去欺骗医患大众上路,但是不可以任由那些说不清最终目标的医改(侵犯个人权利和滥用公权)呼声去麻木众生的心智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