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如果怀疑它们(奴才)不忠,那么可以指控它们腐败,一下子就把它们反腐收拾了,可想而知反腐零容忍要容忍多少滥权和腐败。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都不可能通过更换“某个皇帝”来解决。

發布於

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它没有办法。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的另一个手段是放行腐败,当然,这需要避人耳目,以巧妙的名目来进行,不是对所有人,而是对“自己人”。这个手段可以收买死党,同时又牢牢地抓住它们的小辫子。允许腐败可以诱导它们的忠心,它们可以因此金钱上越来越富有,说好听点就是极权管理的工具,说难听点就是奴才。如果怀疑它们(奴才)不忠,那么可以指控它们腐败,一下子就把它们反腐收拾了,可想而知反腐零容忍要容忍多少滥权和腐败。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都不可能通过更换“某个皇帝”来解决。

尤其是当一些医患合理权利被极权管理所剥夺,剩下来的奴才通过腐败、虚伪和奴性成为极权管理者的帮凶,这样才是走上升官发财最便捷的道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很少具有健全的判断力或是真正有爱院之心,一些本该有荣誉心,热爱自由、智识超众的人,却表现为极权管理下的普遍奴性,甚至落井下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而普通医患民众,也只能在极权的摆布和操纵下随波逐流。每当人们生活在一个道德腐败、管理失序、欲望无度、院风败坏的环境,眼看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比比皆是,痛感世风日下、物欲横流、寡廉鲜耻,却无能为力,既不能指望医疗制度变革,也无从期待人心归善,这是多么令人逼仄的困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必然引导人性恶的无限膨胀,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滥权则更是会加剧医院的动荡变幻,祸害的不仅是某个人,而且更多的是医患双方。正是这样的管理却能极度恶化医院某些医护人员的道德,诱使它们走上歪道。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笼络、倾轧求利,收买和讨好,使整个医院变得急功近利、贪婪冷酷。那些本该是体制性基础和制度监督的医疗系统知识分子,却腐化堕落为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帮凶。不受限制的权力是万恶之源,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权力欲望一旦得逞,会彻底扭曲原本就已经很不稳定的医护人性。纵容野心和贪欲如顺水行舟般便易,而自我节制则比逆水行舟还难,没有人能够例外。武汉市第四医院把每一次滥权都说成是崇高德行的典范,因此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滥权的行为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颠覆了医疗公平正义的本质,以利益、物欲为诱导,以绩效(效率)作为医院的最终目的,把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教育”成只信奉简单的原始物欲信条的群氓。但是某国家领导人曾今引用过一句名言,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一个靠权力和绩效控制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医院,只会令我们更加厌恶和更恐惧它,因为这意味着它能用更低的成本和更滥权的手段压制我们的权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正是利用人性的阴暗面,为这些医务人员(群氓)制造敌人,排斥创造性和独立思考,打击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医患双方,从而在医院里肆意践踏医患双方的合理权利。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