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目前医疗系统的问题,都可以通过特色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哲学来辩护和升华。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是不是承认普遍的权力寻租已经导致了权贵资本主义的蔓延;是不是承认由于制度性的机会不等已经导致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是不是承认由于阶层的板结使大量底层的民众失去了信心和希望,这才是医疗系统问题的关键。所以无论是当权者杀人,还是某些医务人员“杀人”,都可以通过特色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哲学来辩护和升华。

只要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不破坏“帮规”,党能够容忍他在一定范围内享有越出法律的特权。因此,真正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做法是,不仅仅要追究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由于个人化的原因所犯下的罪,也要追究他利用在体制中的特权,包括他在服从体制的命令迫害无辜者时所犯下的罪。对党来说,要做到这些无疑是艰难的,尽管一些事情已经泛滥到影响社会的基本秩序和公义的地步。

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生的一些事件之所以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一是因为类似的事情早有许多报道,它作为题材已经不能吸引舆情。二是盛行一种不辨是非只看结果的滥权操作,为维护所谓的医院利益,必定要有人做出牺牲,但肯定不是牺牲医疗系统的权贵,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三是权力对很多人是一种诱惑。“如果你跟我们走,你可以得到晋升,得到机会,得到物质回报,至少,你可以得到安全。”否则,一旦有人敢于发表不同意见或主张,立刻会遭到恐吓,他们甚至愿意让被恐吓者传播自己的经历,以期能借此扩散恐惧。恐惧无处不在,一些医务人员的良心和道义底线就被突破,走向顺从、麻木和绝望。所以,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将那些最为服从的、也就是心理扭曲最严重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它们无不狭隘、愚蠢和虚伪,但却能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里四处横行。

显而易见,以侵犯医患基本权利为前提,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默许和纵容,是导致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很多问题经历多年依旧存在的重要原因。以此类推,当权者用一个神圣的理由将人们聚集起来的同时,再用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笼罩在自己的每一个追随者和自己统治地区的每一个人身上,在这种恐惧中,对权力的驯服和崇拜将油然而生。不是通过宪政民主导向的医疗改革来增加人民对当权者的理性认同,而是一味依靠暴力来加强对医疗系统的单边控制。

有些人认为如果把医院看作追求利润的产业,利用低权利“优势”和所谓技术进步,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可能真的会成为医疗系统的最大赢家。而这种赢家的本质是把自己伪装成负责任的面目,实际上以滥权和腐败来实现升官发财的目的。 虽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一些事件或可局部性的改变某些医患的想法,却绝无可能整体性的改变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状态,一些医患死亡个案的叠加同样如此。因为没有坚实的制度根基,新的作恶会代替旧的作恶。

否认死亡个案的作用,是便于厘清个案的局限性,而非否定个案的价值,是打破幻想,而非塑造绝望。个案也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缩短一个人遭受迫害的时间,保障一些人的财产,洗清具体化的冤屈,个案可以彰显人权的可贵和人性的尊严。但是,这符合我们内心的需求和期许,然而并不符合实际。只要现实让人恐惧,谎言让人获益,苦难和死亡照样可以变成”医院振兴”的力量,医务人员和患者都是贱命无所谓,他们就像马丁·路德·金说的那些人,”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