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比死人更重要的,是追问为什么会死人,比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可以有合理的权利去做人。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腐败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作恶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当权者的压制和欺骗导致使民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丧失了对医疗空间的净化和监督能力?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准备好了接受一个虚假信息,伤天害理必定不断横行的社会?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准备好要接受一个权利经常被剥夺的社会?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准备好在缺乏监管之下任由权贵横行下去?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敲锣女事件,实际上也是武汉某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的镜像。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为了迎合权贵和制度,一点点扼杀掉正直和勇气等高贵品质,最后沦为黑暗的帮凶和俘虏。维护医患合理权利本是公众化的一种需求,然而敢于表达和监督的人却已是寥寥无几。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的勇气仅仅限于私下骂娘和公开沉默,以致所有邪恶事件都在反复循环,尽管偶尔也会出现郝海东似的抱怨。然而武汉市第四医院真正的致命顽疾是上级医院、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的权力滥用,而不仅仅是医务人员经济收入的下降。大多数人的沉默既是出于对邪恶的恐惧,更是出于沉默的获益。管理上的压迫,医院帮派等类似的黑恶势力让人欲言又止,而经济上的利诱让很多人逃避了责任和良知。不过遗憾的是,囿于医务人员和患者自身受迫害经历以及评估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现实,医患双方并没有重新赋予和保障其合理权益。所以,追求合理权利、监督和问责的人往往无法把主张转化为现实,甚至还会遭遇迫害。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权者偶尔也会抛出一点腐败问题,自欺欺人地强调“回到初心”,藉助医院的野蛮发展挟其所谓先进科技在权力上一统江湖,但本质上也不过是盗院贼之间分赃不均的问题。比死人更重要的,是追问为什么会死人,比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可以有合理的权利去做人。所以,没有监督制衡的力量在背后作为决策的基础,当权者只能通过让一部分白手套们富起来讨好民众,收买人心,然后继续腐化管理,在医患双方付出极高的社会成本之后都难以形成纠错机制。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