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發布於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9月30日,据中国检察网发布的起诉书了解,被告人邱某甲为多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顺利进入医院,分别向襄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周某某、襄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张某某,襄樊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付某某行贿,总金额超500万,以涉嫌单位行贿罪被起诉。

2005年底的一天,邱某丙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产品进入襄阳市中心医院,找到时任中心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周某某(已判刑),请求周某某使用自己公司的产品,并承诺给予销售回款10%-20%比例的回扣,且能在脑血管介入手术项目上给周某某提供帮助,周某某答应。此后,周某某利用其负责脑血管介入手术项目的职务便利,主要选择使用邱某丙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产品。2010年至2017年,邱某丙通过银行转账或支付现金,给周某某结算“回扣”合计233.6415万元,其中:2010年至2011年,邱某丙通过银行账户向周某某银行账户汇款12笔,合计人民币60.6415万元;2013年至2017年,**公司**处**王某某分9笔送给周某某人民币现金合计173万元。周某某将收到的233.6415万元据为己有。

2007年,邱某甲同样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产品进入一医院,找到时任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被告人张贵斌,提出若张贵斌选用其公司代理的产品,可以按照销售额给予其一定比例的“回扣”,张贵斌答应。此后,被告人张贵斌利用职务便利,主要选择使用邱某某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四家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产品。为了感谢张贵斌,2010年至2017年,邱某某共向张贵斌结算“回扣”18次,累计金额达271万元,张贵斌均据为己有。

在2016年年初、2017年年初,邱某甲为感谢时任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付某某对自己公司向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销售神经介入医疗耗材的关照,在付某某办公室分两次共送给付某某价值4万元购物卡。2018年后,邱某甲自首,两大三甲主任被逮捕判刑,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付度关不仅因此被调查,更是因为巨额受贿、串通投标、巨资赌博被举报,这位曾荣获医疗行业最高奖的明星院长,一时间从云端跌落泥潭。

不论是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还是襄阳市中心医院,均是一所大型国家三级甲等医院。一位院长、两位主任级医师因腐败折戟,于医院、社会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不知何时,医药、设备耗材这类救命的产品,成为了某些人贪腐的重点领域。产品想要在一众品牌中突出重围进入医院,谁给的钱多、谁给的回扣比例高,哪家产品就有资格进入医院。哪怕是一些知名的医疗器械品牌,也依旧逃不过这场贪腐“真相定律”。

据中国监察网曝光的案件中,郑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实控人陈某,为使得其代理的高值医用耗材顺利进入医院,先后向河南洛阳一家医院支付回扣824.73万元。科室主任虽然是行贿的“大头”,但是主任还会在内部进行再分配,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不少医院科室成员之间的默契,换句话说也就是“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不过“窝案”的权力基础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