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只认权力和金钱上的成功,它本身就掩盖了无信仰和非人性这两个方面。

一个是医疗系统的权贵和奴才最没有信仰的,为了所谓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另一个是把自己的平庸之恶演得如此清新脱俗,却忘了自己从宣誓加入组织(帮派)就开始不是人了,以侵犯医患合理权利为代价。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形形色色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变种甚至丛林法则似乎超越了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但实质仍然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的滥权和腐败。理论上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首先要赶尽杀绝,那么清除底层行政后勤人员将是当务之急,然后清除低素质护理人员,最终将清除医务人员。不过遗憾的是,甘当奴才的人并没有被社会达尔文主义所清除,反而被滥权和腐败包装成所谓的成功人士。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将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化为只认权力和金钱上的成功,它本身就掩盖了无信仰和非人性这两个方面:一个是医疗系统的权贵和奴才最没有信仰的,为了所谓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另一个是把自己的平庸之恶演得如此清新脱俗,却忘了自己从宣誓加入组织(帮派)就开始不是人了,以侵犯医患合理权利为代价。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无视甚至否定个人的价值和尊严,忽视自由平等这些核心价值观,通过滥权和腐败达到所谓制度化安排和意识上的潜移默化,让普通医患自然习惯等级观念和优劣之分,把灾难说成是学费,把死人说成是代价,为了所谓经济上和技术上的成功剥夺医患的合理权利。由于缺乏有效的制衡和监管,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也在滥权腐败的过程中学会了不计一切地放纵私欲作恶,完成了信仰的是非混淆与黑白颠倒。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制衡监督会失效呢?第一,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中的逆向淘汰,贪腐滥权以及底层互害中,你不加入,有任何好处都没有你的份,入了才是明智的选择,况且还有经济上的利诱,所以无法制衡监督;

第二,借助于权力的魔法,如果你跟我们走,你可以得到晋升,得到机会,得到物质回报,至少,你可以得到安全。所以即使举报也难以触及制度性问题,制衡监督流于形式

第三,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更愿意将那些最为服从的、也就是心理扭曲最严重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它们无不狭隘、愚蠢和虚伪,但却能在医院里四处横行,不过对帮派内部而言更容易操控,所以自我革命的制衡监督都是笑话。

第四,医疗系统权贵使用的是贿赂(授权)与恫吓并用的手段,其效果,至少从表面上看,是颇为成功的。贿赂是让人们看到,顺从权力有好处,恫吓是让他们知道,不顺从权力就要遭殃。许多人就是在贿赂与恫吓的驱使下去按权贵的指示办事,按权贵的旨意投票表决等等,许多人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去加入各种帮派,这样比制衡监督更容易笼络人心,更容易打击异己。

第五,如果一心为患者或医务人员着想,揭露真相,往往就要得罪同僚和上司,受到排挤和孤立,以及经济上和政治上的打击,所以不可能起到制衡监督的效果。

第六,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不是争取规则的透明、权利的公平,而是希望自己在潜规则中获得优势,制衡监督往往等于断绝了自己的利益基础。就是明明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是假的,或者这件事是不对的,你非要说它是真的,合理的,绝对的,而且越是能够说得惟妙惟肖,越是能够体现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这就是体制性的伪善。

第七,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用滥权和利诱的观点继续挖掘医护的“创造力”。拥护所谓激励机制的医务人员“奉献”给某些领导的是忠诚;某些领导给予这些人的回报是对特权、腐败的默许和纵容。双方各得其所,而制衡监督则达不到依附医疗系统权贵的效果。至于武汉市第四医院怎样、患者如何,职工如何,是其外之事;即使到了祸院殃民的地步,也不会动摇这种效忠于腐败特权的关系,不少医院职工甚至会主动站出来为医院某些领导辩护。

第八,当医务人员热衷于谴责伤医事件或维权事件时,是否应该明白缺乏监督监督是不可能让自己独善其身,必须身体力行参与社会治理,才能推动社会进步的道理。

事实上,一个小的罪恶通常会成为更大罪恶的前奏,在不受监督的权力胁迫和利诱下,从一件坏事到多件坏事,从小的罪恶到大的罪恶。在滥权专制管理之下,尽管医务人员作为存有最大侥幸心理的一个群体,也是最会哭的那个孩子,幻想即便类似的群体受害事件(低端人口,限电事件,传染病灾害等)一直不断地发生,不过作为素质较高阶层中最自信的一个群体,一些医务人员都坚定地相信,自己不会成为这个社会制度的牺牲品。但是,在海水灌进船舱而缺乏足够救生设施的时候,一等舱和末等舱之间,只有时间区别而已。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