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倒行逆施,相当于搞了一个组织,讽刺和鄙夷某人所谓的“中国梦”。

如果以腐败为唯一的衡量标准,那么武汉市第四医院的腐败可能比当地其它医院要轻微一些。但是如果把公权力造成的收入和机会不平等或者权利的剥夺也作为腐败的一部分,那么武汉市第四医院的腐败则是相当严重。

当然,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很多做法,与任何历史时期一样,那些获得了权力的阶层,在不受制约的情况下,都会迅速腐败起来,这是被当权者所掩盖,也是被某些医务人员和患者所忽视的问题。

躺平主义并不符合武汉市第四医院经济总量和科技水平排名在武汉市前列的要求。如果影响到了当权者的政绩,不仅不能躺平,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需要将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益随时被剥夺至零,甚至还要让某些人在利诱下躺不平而感到自豪。

因此,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和患者争取合理权利有三重意义:第一,要有真正问责机制和权力制衡机制。无论是上级机构保护伞,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只有对滥权作恶付出代价,才可能真正与民同行,与维护医患合理权益同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滥权来享受所谓医疗行业的政绩,扼杀思想自由和人格独立,怎么可能腾出空间让真正与民同行不忘初心的医务人员推动公平正义的医疗改革?

第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一边压榨剥削医务人员,一边侵犯医患合理权益,意图把专制滥权等作恶演变为医医矛盾和医患矛盾。对外欺软怕硬,见机行事,对内则严厉管制,要求绝对服从。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益受到侵犯,与其在明白到时候与以绝望迎接终局,还不如置之于死地而后生。

第三,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倒行逆施,相当于搞了一个组织,讽刺和鄙夷某人所谓的“中国梦”,以致滥权腐败,医疗不公,资源错配,医疗改革苦无出路。所以,唯有创新、韧力、决心和无私,才能够在不公不义的医疗环境中浴火重生,敬请全球华人拭目以待。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