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由于医患双方都缺乏及时和有效问责的途径,就不会有当权者公平正义履职的持续动力,甚至还会导致当权者为一己私利而成为作奸犯科者的后台。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医务人员不满足于阶层的固化,认清权力被少数人垄断的本质,可能会导向自觉地进行医疗改革;而患者及家属对于贫穷之自觉反思和不能忍受,肯定会发生暴力,所谓“杀尽天下贪官”,“伤害医护人员”,不一而足,类皆如此。医疗系统知识分子明哲保身,对医院一切不良后果视而不见,既不愿意扭转医院溃败的道德和价值观,也不愿意看清真相,紧守良知。究其根源,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权力缺乏制衡,既没有独立的舆论监督,更没有公平正义的制度对受害者的权利进行合法保障。

当权者既往对武汉市第四医院领导班子的更换太过草率,太过于功利化和政治化,以通过牺牲几个领导为现有滥权腐败的机制保驾护航。对某些人的不公正处理,也揭示了医疗行业官场的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将那些埋头苦干、大胆创新的院领导的命运与只会逢迎拍马的政治投机者对比,更加对这个任人唯亲任人为权的体制感到失望和不满。从这个意义上讲,某些人离开武汉市第四医院已经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滥权腐败制度最丑陋的一面,这一点恐怕是当权者所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真相和正义是无关紧要的,必须服从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策略和权力。以经济利益为主要手段来动员医护人员,只认权钱、不认是非,将所有违反公平正义的管理行为强制正当化,导致权力不受基本的约束和监管,让你怎么做,你怎么做就可以了。而诚实工作、不欺诈、不贪污、不行贿却被视为不会做人,还有那些没有依附上级机构、保护伞权力的医护人员则成为受到惩戒,被视为异类,以及打击迫害的对象,导致武汉市第四医院讲真话的少,讲假话的泛滥成灾,整个医院价值扭曲。一方面当权者为了自身(团伙)私利而大肆滥用权力,另一方面当权者又疏于履行事关医患切身利益乃至生命安全的职责,加上制度性缺陷导致医疗普遍不廉洁,所以当权者公共治理的溃烂也就是不可避免之事。

通过所谓巡察组对武汉市第四医院进行巡察,是不可能起到对医疗行业的监管作用。因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原本就是秉承上级机构、保护伞旨意干的脏活,或者本身就是作恶团伙利益链中的一员,同属官僚阶层的巡察人员与其把人看守得死死的,大家一起无利可图,不如与人方便,大家利益均沾。在目前的体系下,所谓的监察权,实际上就是利益分配权而不是监督权。所以在没有滴滴打车这种严于律己、刮骨疗毒、自查自纠、自我下架的决心和勇气,仍然会在利益和所谓技术的名义下滥权腐败,消灭医患肉体,磨灭尊重人权和保障人权的核心价值观,继续残害生命。

更严重的情况是当权者通过所谓的监管部门,既可以滥权去打击异议者,又可以徇私枉法去纵容作恶者。由于医患双方都缺乏及时和有效问责的途径,就不会有当权者公平正义履职的持续动力,甚至还会导致当权者为一己私利而成为作奸犯科者的后台。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权力腐败和治理的溃烂,从一个角度来看,是因为对公共权力缺乏限制与约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则是因为对个人权利缺乏尊重和保障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