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当权者在所谓平等名义下的专制管理,只能是一个限制自由而不是限制权力的医疗改革。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之所以出现群魔乱舞的现象,有如下几个原因:首先,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监管部门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团体的和睦以及达成武汉市第四医院各利益集团共识的压力而压制常识(放任医院某些院领导滥权),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公共决策。并且,只有专制管理制度才能为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提供秘诀和庇护,使滥权和贪婪之心横行无忌。其次,专制管理实际上也包括分赃管理,上级机构、保护伞及监管部门的默许,正不断积累着武汉市第四医院医院经济(负债累累)和社会(毒化人心)的风险。第三,当权者宁愿医院中每一个人都为金钱而奋斗,它要诱发人的贪欲,这种贪欲使“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成为最普遍的感情”。第四,当权者会诱使医务人员只关注个人利益,而压制公共利益和品德。因为所有专制管理的当权者,都害怕有特立独行的个体关注医疗弊端,因为这些关注会随时质疑医院专制管理的合法性。当医院的改革沿着当权者有意向专制滥权方面引导,对自由公平正义的关注必然就会淡漠。

要避免滥权腐败,就应该实行决策人、签字人终身负责制,凡玩忽职守造成医院重大损失的,追究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监管部门行政直至法律责任。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甚至某些患者都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将生活圈定在岁月静好的范围内,甚至还有一些人谴责受害者,认为受到伤害一定是因为受害人本身有错,那么武汉市第四医院职工的福利保障减少是谁的错?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无妄之灾又是谁的错?

不要把抗争和维护正义当成是“做炮灰”,每发生一起暴行你都不去助纣为虐,甚至站起来对抗暴行,那就是“抗争”了,就是有正义感的体现。如果医患双方还沉浸在医疗众筹的梦境中,沉浸在路人对刘海龙那样以暴制暴的梦幻中,而不是关心医院公共议题,也不是推动医疗变革消除特权,那么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以所谓商业模式和技术模式利诱奴化医务人员,将坚持说出真相的人变成人民公敌,压制真相和言论自由。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发展并不能祈望当权者颁赐一个梦想,而是要拿回医务人员以及患者生而有之的合理权利。这样的合理权利,不在三皇五帝之前,也不在罗伯特议事规则之后,而是随时随地、人人享有的自由和正义。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主要问题并不仅在于物质匮乏,而且还在于缺乏自由,导致医院管理和道德功能失范,成为一个失去底线的医院。某种程度上讲,自由更多的关涉个人,而平等更多的关涉群体,平等也许可以给医院下层人员带来现实的物质利益,也许更符合某些知识阶层心中的社会正义和道德观念。不过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来说,虚假的平等显然更容易与专制滥权结合起来,因为梦幻中的人人平等必须依靠专制管理以及滥权,而任何自由都只会削弱专制管理的权力。因此,当权者在所谓平等名义下的专制管理,只能是一个限制自由而不是限制权力的医疗改革。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专制管理,最终将是取消正义和自由,这使得医患的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也使多数人丧失了高尚的道德情感,后果比物质匮乏还要糟糕。 对于很多民众来说,这些看似抽象却卓越的思考实际上反映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从而使他们渐渐意识到,这种剥夺个人自由和摧毁社会道德基础的管理再也不能存在下去了。只有自由和正义才能与医院里固有的种种弊病进行斗争,使医院不至于沿着人性扭曲,道德堕落,光怪陆离的斜坡滑下去

总之,武汉市第四医院匮乏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精神财富;落后的不是临床技术和科研水平,而是政治与文化;缺乏的不是人的忠君思想与奴才心态,而是自由和创新。事实上,唯有自由和正义才能使医务人员和患者摆脱孤立,促使他们彼此接近,形成强有力的组织。只有自由和正义才能使医患共同改善医疗环境,并一天天联合起来,因为在公共事务中,必须相互理解,说服对方,与人为善。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