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就像收回公务员“绩效奖金”以及取消教师“寒暑假”一样,对于牺牲医务人员午休和夜间休息时间加班等不合理的要求,医务人员和患者必须勇敢的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發布於
我们不妨设想,即使公教文卫警军都像朝阳大妈一样凭理想信念去干活,即使抓贪官罚明星增加财政收入,即使大量金援亚非拉等国使我们看见的有色人种越来越多,我们的社会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糕些呢?遗憾的是,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竟然都不知道共同的敌人是谁——谁剥夺了我们的合理权利和尊严?

有一位珠海的人大代表曾提出建议:医院门诊中午不歇诊,让上班族可以利用中午时间看病,远地患者也可以从容一点,因为他在香港看病发现,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医院,中午门诊都是不歇诊的。不过在中国,这种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做法,毫无疑问,是饮鸩止渴。

的确,中国患者的满意度一直以来都比较低。可是,大家只看到了“看病难,看病贵”,却无人重视“医生苦、医生累”的问题。在患者看病遭遇压力天下皆知的今天,中国人喜欢吐槽的当下,医生所面临的压力,却被外界知之不多。医生所面临的超负荷工作量,无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进行平衡的时间压力,如同推不倒的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近年许多正值英年的骨干医生接连倒下,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太累导致了“过劳死”。遗憾的是,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竟然都不知道共同的敌人是谁——谁剥夺了我们的合理权利和尊严? 

医院越建越大,床位越来越多,医生也越来越忙。由于人的价值和尊严都被严重低估,一些医生只能靠狂拼技术和体力来实现“薄利多销”。每一位医生在医院陪伴患者的时间,远远超过在家里陪伴家人的时间。在医生短缺和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的语境下,他们就像磨盘上的麦粒,很难歇一歇。在高强度、高压力、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下,大多数医生就像不停旋转的陀螺,直到倒下为止!真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而在国外,医生无论从工作量还是配置,都是相当尊重人的价值和尊严的。在中国只有极少数医生和特权人物配有秘书,大多数中国的医生不仅要“集医生、秘书和勤杂工于一身”,甚至有些120出车医生,还要充当担架工的角色。大量医疗外的杂事,分散了医生很多精力,让他们疲惫不堪。

  如果医生自己的健康都难以得到保证,这绝不仅只是给医生自己带来危险,对患者也是一种风险。因为医生过劳有可能增加对病人的误诊、误治等医疗风险,增加了医疗纠纷和医患矛盾冲突的机率。

  即便在台湾,也于2012 年通过了《劳动基准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规定若医院工作人员超时加班、被迫劳动、违反休假规定,最高可罚医院三十万元新台币,医院期限内仍不改善,将连续处罚,并要求政府机构向社会公布违规医疗单位的名称及负责人名单。

  就像收回公务员“绩效奖金”以及取消教师“寒暑假”一样,对于牺牲医务人员午休和夜间休息时间加班等不合理的要求,医务人员和患者必须勇敢的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我们不妨设想,即使公教文卫警军都像朝阳大妈一样凭着理想信念去干活,即使抓贪官罚明星增加财政收入,即使大量金援亚非拉等国使我们看见的黑色人种越来越多,我们的社会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糕些呢?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