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对于医务人员和患者来说,政治参与的意义不只在于能维护个人合法权利,也不只在于能促进公共利益,政治参与也是个人自主(人权)的一种表现。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的滥权方式并没有改变,塌方式腐败的生态环境也没有改变。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仍然不断地向医务人员灌输极其简单又极其粗糙的不需思考的信条,换着花样让不断增多的患者成为医院的财源,让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不断激化,以达到升官发财的政治目标(其它方面的所谓改革似乎也是类似的效果)。很多底层民众付出了经济甚至生命的代价仍然得不到优良的医疗服务,归根结底都是权贵在医疗系统剥夺医患权利所致。有时候患者将暴力指向了比他们更弱小的医务人员,却不敢向更强大的当权者抗争,这助长了当权者不择手段和践踏道德底线行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肆无忌惮为非作歹的人持续作恶,乃是增进权力、爬上高位的必由之路。因为遵循道德良知而无法作恶的人,将被摈弃于权力之门外。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侵犯医患合理权利所导致的悲剧,非常显而易见的与医疗系统自上而下的滥权以及系统性权力寻租密切相关。只要当权者控制了医院资源,医患的人生选择,必将极其受限,既缺乏充分的自由和机会,又缺乏价值的多元以及各种价值之间的相对均衡,更不用谈一定程度上的政治参与。对于医务人员和患者来说,政治参与的意义不只在于能维护个人合法权利,也不只在于能促进公共利益,政治参与也是个人自主(人权)的一种表现。尽管政治参与的结果不一定永远符合参与者的预期,也可能让参与者付出代价,但它让参与者感到自己并不是被摆布的,让他们感到自己也是“能动者”的一份子。

然而,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权力和金钱相互缠绕,且绝对地凌驾于其他价值之上,滥权和腐败必然导致医患各种悲剧的发生。因为不存在各种价值之间的相对均衡,所以医务人员无法借助更多的内在价值来创造生活的意义,所有其他领域的成就都必须转换成权力和金钱来结算。医疗界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时代,医疗系统所有其它的内在价值都被权力和金钱挤压得如此零落和凄凉。

拒绝去推敲当权者和医疗权贵的管理的策略,其实也是思考的懒惰。武汉市第四医院似乎永远摆脱不了滥权腐败,摆脱不了为权钱不择手段,摆脱不了掩盖真相所导致的是非不分。如果永远只视当权者为一堵不动如山的高墙,那么对制定维护医患权利的应对策略并无助益,甚至是不负责任。思考当权者的策略,并不就等同是阴谋论。阴谋论是道听途说,而严谨推敲则需要耳听八方、博览群书、疏通学理、深入研究,并谨慎为之。推敲当然是困难的,尤其在专制滥权管理之下,医疗系统的权贵必定阻截信息流通,决策隐密,甚至会特意制造谣言扰乱视听。但正因为困难,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患者,更需要有人冷静分析医疗改革局势,长期观察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言行不一背后的本质。

一些政府机构的学者尚且会用尽方法去研究医院改革,身在医院的职工,以及在医院就诊的患者,理应有更多资源和渠道去深入理解和分析那些作恶管理者的意图。越是能够独立思考的人,理智越强,其观点和趣味就越独立,也就越多样化,因而就越不易认同一个权利被剥夺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推敲作恶管理者的策略,不等同屈服,而是要谨慎行事,在微小处推动医疗改革。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