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如何避免通往奴役之路?

發布於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首先是没有共同认可的基本价值(自由、平等),既没有尊严(人权),又没有道德(正义),同时还缺乏认可的公正程序。因此,医务人员和者患者对当权者以及医疗系统权贵的热爱并不是表现在一味地顺从某些领导的权力,而在于要求和督促权力不要破坏医患双方所共同珍惜的东西,尤其是人的尊严以及工作生活所必需的那些公平正义价值。

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致力于使医患变得愚昧、盲从,以利诱让医患双方服从,进而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因此,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患双方很难记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灾难,也无法感觉到自己身处恐怖之中。无法感觉到恐怖,不仅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恐怖,还在于他们可以通过沉默和顺从换取安全无事,甚至有利可图。基于此,一些医患人员认为那些主张权利而被权力所惩罚的人是无端生事,不自量力,而自己的沉默和顺从是识大体、不死板、聪明。

要知道,察觉到自己如何一步步走向顺从,是一件令人沮丧,没有尊严、自己看不起自己的事情(某些领导的脸皮之厚可想而知),所以一些人也就选择干脆不去想它,不去说它。就这样,通往彻底沉默和顺从的路也就越走越顺畅。一个人一旦走上这条不归路,他就已经丧失了对不公不义思考的能力和对公共利益的关注,滥权和腐败就在所难免。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不作为和乱作为,甚至专权和滥权,用各种粗暴的方式打击不同声音,传播对患者的仇恨和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了医患双方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了医院走向民主自由的进程,再加上层出不穷的永远懈怠的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如此之类,使得医疗改革中的失误一直延续至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依然是通过经济上的利诱,管理上的打压,医院帮派维护既得利益的抱团取暖,使得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完全被权力所征服,自觉维护权力的魔法,理直气壮地为权力圆谎,容不得任何的质疑和独立思考。

在滥权管理压力和经济利诱下,没有权利意识的大众很容易成为医院某些领导的信徒,把不公不义看作理所当然。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衡量医院管理的正当尺度不是正义,自由与合乎人性,而是赚了患者多少钱,医务人员用所谓的技术能拿多少钱,打击独立思考和质疑的人,扼杀他们的创造性。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专制管理要求医患服从是一种被动的、无独立思考和批判的服从,所以手掌生杀大权的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能够坚持错误。然而,管理的核心价值是自由、平等和尊严,而保证这些价值不受权力侵犯的便是公民的政治自由。在公共交流、讨论和共识形成过程中实现的管理,它必须以民主宪政的公民自由和权利为条件,因为它本身就离不开公民在现实日常生活中的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交往和自由参与。

不过被骚扰者有,被强迫劳动者有,被故意侮辱者有,被不正当考核者有,被付出生命者有。作恶者众,付出代价者寡。如何去监管和避免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对医患权利的侵犯,期待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界学者能提供帮助,做一点制度机制方面的思考。用北大人的话说,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现实的行动。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硚口区汉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公平正义的生态环境长期遭受侵蚀,本来可以不发生的错误或灾难,因为缺乏及时的纠错机制,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和患者需要付出代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