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堤内损失堤外补”的事实,证明器械、耗材和药品集采的效果必定会打上折扣。生长激素等是不是属于“堤外”弥补民营医院(诊所)和公立医院的那部分呢?

發布於

8月4日晚,新华视点一篇《身高焦虑就打“增高针”?危险》的文章,将生长激素再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文章称,市面上流行所谓“增高针”,其实就是生长激素。专家认为,生长激素的滥用会导致使用者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带来严重的后果。文章对于“滥用”的立论依据是:最近5年,国内某生长激素行业龙头每年收入都大幅增长,“5年间增长了4倍多”,其中90%以上来自生长激素。该文没有直接点名,但各项数据表明,中国生长激素代表企业长春高新的名字,几乎跃然纸上:2015年年收入24.05亿元,到2020年达到85.77亿元,增长接近4倍。 文章发布次日,8月5日,长春高新开盘直接跌停,市值蒸发超过120亿元;创业板的安科生物(13.150, -0.38, -2.81%)更是跌幅超过10%,市值蒸发超20亿元。


上述文章中,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小儿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张一宁表示,有家长到门诊来,一定要给孩子做生长激素化验,“我说不用还被骂。”

有些话也许更应该在中国医疗系统官方会议或者人大代表会议上发言,即使无法制定法律法规,也应该形成医学指南或者专家共识,而不是在媒体上顾左右而言它!


在张一宁看来,家长们被“身高焦虑”裹挟,然后成为生长激素超适应症使用的最大推手。新华视点文章中提到,由于推广“增高针”能获取暴利,一些医药代表用高额回扣来引诱儿科医生滥开处方。

凡是智商和情商正常的人都绝对不会认为带量采购(联盟集采)可以解决药品器械耗材的回扣问题!这就像我大清年间的“火耗银”,虽然不合法,但有其必然性。直接取消当然痛快,但其实只是解决了一个表面问题,然后把深层次的很多问题翻出来……目前医疗改革治标不治本的花式表演,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改革的不配套所致。只要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收入和其服务收入挂钩,不论是增加支付还是控制支付,都不能彻底解决不合理诊疗的问题。


滋生医疗腐败

生长激素已进入2020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属于乙类医保药品。健识局获悉,各地的报销政策有所不同,患者的自付比例一般保持在15%。虽然被纳入全国医保目录,事实上,生长激素的适应人群还有待进一步扩展。但身高矮小的原因很多,有的只是单纯的遗传因素,并非生长激素缺乏导致。 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商家开始散播焦虑。长春高新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子公司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从2013年开始,金赛药业就支持一些机构,启动了“2013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传播行动”。此后每年,这一活动都在全国开展,2021年的承办单位是湖南湘雅二院。 经过金赛药业的大力推动,一项有关中国儿童的身高数据在业内广为流传——中国儿童生长发育健康传播行动”公布数据显示:中国儿童矮小症的发病率为3%,这意味着,全中国4至15岁的矮小症儿童数量高达800万。生长激素的价格,显然超出了很多家庭的承受力。然而,很多家长为了孩子一生的幸福,宁愿倾其所有奋力一搏。有业内人士向健识局吐槽:“新华社这次批判,知道生长激素的家长反而更多了。” 家长的心态,也让很多临床医生无奈,无法在临床上做出最优选择。国元证券(7.190, -0.01, -0.14%)的投资者调研纪要显示,长春高新70%以上生长激素的销量,是依靠民营医院的合作。这样的数据,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滥用”的说法。8月5日,长春高新在投资者调研会上表示:公司一直努力确保生产经营合规,“未来也会坚持将合规经营作为底线”。

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自我监督往往都是掩人耳目而已。因此,必须要有舆论监督,必须能够公开表达真实信息的权利并自由传播,必须基于事实的政策选择辩论,必须有公民社会中的自愿组织以及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公开接触,这样才能够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医患合理权利以及推动社会进步。


业绩表现超预期

两家公司高歌猛进之时,生长激素受到政策方的关注,差点被纳入集采。今年5月,广东省计划牵头16省进行联盟带量采购,方案列出的281个品种中,生长激素赫然在列。这一事件,直接造成长春高新股价在5月21日跌停。随后,长春高新方面坚称:未收到关于集采的正式文件。最终,广东联盟集采确实也没有纳入生长激素。但长春高新的股价从那时起就一路下跌。米内网数据显示,在2018年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化学药垂体、下丘脑及其类似药产品TOP20中,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的销售额仅超过3亿元。治疗矮小症用的生长激素,并不是院内销售的大品种。

【因为一般都是院外自费购买,所以医院内销售额不高。例如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所说“堤内损失堤外补”的事实,证明器械、耗材和药品集采的效果必定会打上折扣。生长激素等是不是属于“堤外”弥补民营医院(诊所)和公立医院的那部分呢?


如果公立医院销售没有那么多,民营医院(诊所)使用生长激素就是出路。企业的宣传实际上助推了家长的焦虑。金赛药业在8月5日的内部回应中表示:“目前矮小症的治疗率严重不足,许多家庭因为不知道矮小治疗专业知识错失治疗机会,导致终身遗憾。” “错失机会”、“终身遗憾”,这样的字眼,持续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冒头,刺激着家长们的神经,最终成功打造了“身高焦虑”陷阱。如何规范生长激素在“增高”领域的使用?出路之一,就是尽快制定诊疗规范。

诊疗规范由谁制定以及哪家企业赞助也许是个问题。不幸的是,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这既是专制之下众人丧失胆识的结果,也是因为少数“智者”因种种原因不去捅破窗纸。虽然当权者可以去欺骗医患大众上路,但是不可以任由那些说不清最终目标的医改(侵犯个人权利和滥用公权)呼声去麻木众生的心智。】


然而,作为国内生长激素的主要生产企业,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必然是诊疗规范制定的参与方。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如何能在场上保持客观、全面?又会是个难题。8月5日中午,金赛药业内部发文,硬刚前述文章,指出:生长激素临床应用超过30年,我国有30多万矮小儿童得到治疗,其疗效和安全性在临床广泛使用后已得到验证,“不存在所谓的滥用。”几乎同时,安科生物也公开回应称:生长激素是处方药,由医生依照药品说明书规范使用,不存在所谓的滥用。但在投资者眼里,这仍是金羊毛。整个2021上半年,长春高新的各项业绩指标保持稳定。健识局注意到,在长春高新的股吧里有投资者认为:“不必过分忧虑,有业绩支撑”。众多医生建议应加强监管,谨防民营医院为主,公立医院为辅的模式在临床滥用、超范围使用。

或者说难听点,当权者和权贵两头吃了,公立层面取消医疗编制和降低各种器械耗材药品价格,减轻政府承担的义务与财政责任,而民营或私立层面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再通过市场渠道吃掉这部分利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