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天天围着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权力打转,并用尽各种方法操弄和包装赤裸裸的关系博弈:谁拥有或能撬动权力关系,以及谁支付的价码更具有竞争力。此外,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利诱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激活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相信潜规则能战胜规则,相信官场等同于学术界,相信媚骨优于风骨。追求权力的越来越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物质的越来越多,讲理想的越来越少;大官越来越多,大师越来越少。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受害者甚至还要面对怀疑,不被相信,失去事业的风险以及知情人的沉默。

一个明明极度不公不义的滥权,为什么还会使得某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沉默?有的时候,确实是因为医务人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更多的时候,医务人员是清楚知道却选择视而不见,并相当有默契地去为现状辩护或共谋。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当然,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许多公共议题上,即使是非黑白十分清楚,你也很难真正发声,甚至有时候,你关心它,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在这样的环境下,医务人员转向“小确幸”,将生命退回到个人的小世界,追求安全稳定的生活,并对武汉市第四医院公共事务持一种戒惧、怀疑、嘲讽以至漠然的态度,其实都可以理解。但是,像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中一样,医务人员长期被排斥出公共生活(呼吸道传染病等真相都不能说),不仅活得极不完整,并失去生命中许多重要之物(尊严,权利甚至生命等),所以医务人员被丑化为“白狼”,奴才或者专制者也是有因可循。

如果医务人员漠不关心或被严格限制参与公共事务,他们就无法通过公共参与去发展他们的理性反思(为何不择手段的赚钱)和道德实践能力(为何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能够滥权),也就无从培养出医务人员对滥权和腐败的监督制衡。长期活在这种封闭的状态中,久而久之,医务人员或会视黑白颠倒和是非不分为理所当然,并无法体会这种生活对自身带来多大的伤害,直到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后,似乎仍然无动于衷。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放弃了对真理正义的坚持,放弃了对言论思想自由的捍卫,放弃了对极权专制的批判,从而导致医患权利被剥夺甚至死亡的惨痛教训。因此,只有从人的价值和尊严出发,以独立理性的态度,对制度、权力、习俗、成见、压迫、奴役、苦难、不义,作出持续不懈的反思批判,才能真正推动医疗改革。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旦医患双方的权利没有保障,大家永远是一群奴才和饿狼。奴才就是上级机构,保护伞等让它怎么做就怎么做,饿狼就是医护人员只要有利可图,无论对错,甚至谋财害命也在所不惜。奴才和饿狼组建的武汉市第四医院(科室小团体也罢,医院帮派利益也好),永远不会强大,更不会伟大。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贪恋权位的人,永远都是给他人制造黑暗,直到黑暗出现在它们自己面前,也许都难以明白无数人间悲剧和惨案的真相。所以,必须认真生活,执着是非,身体力行,这不仅在改变自己,同时也在改变目前的医疗环境。必须靠人的努力,而且不是靠一两个悲剧式的英雄,还必须靠许许多多的人意识到问题所在,了解到自己的责任,然后愿意承担起这个责任,并在不同的位置努力,共同努力去推动医疗变革。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