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只要制度危机不除,加上某些所谓专家出卖灵魂比出卖肉体更简单,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与社会治理一样,医院中不透明的机制与不尊重医患权利的治理基调,导致缺乏自我批判反省与修补错误的能力,无法调整对医患个体造成伤害的可能性与严重性。也像国内防疫中一刀切现象带来的伤害(权利剥夺),一定会比病毒本身还要大。

灾难之后可能是更大的灾难,更大的灾难后面还有更大的灾难,引发灾难的那些因素不仅得不到修正,还得到了加强化。就像SARS过后并没有警醒大家,而是如今继续发生。捍卫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权利,才是医疗系统最重要的行动。否则,就会出现以政绩为主,以当权者的利益为主,而以人的生命和权利为次之。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即使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疫情这种涉及公共安全的问题,也经常出现肆意或过度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情况。因此,无论疫情之中还是疫情之后,类似曾经出现的蹂躏公民权利现象不断滋生蔓延,将造成民族和个人新的伤痕,成为一种似乎永远无法根除的制度毒瘤。

有多少资源是为权贵和当权者寻租服务?又有多少医疗物资被各级权贵和当权者所浪费?我们是被困在一个滥权腐化的系统之中,充满人为的暴力,谎言,控制,利诱,威胁,在其中挣扎生存,也互相伤害。最勇敢的人死去了,最底层的人也死去了,这次余下的幸存者可能下次就是“牺牲者”,制度使然。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对医患合理权利的剥夺,与其说引发了医疗系统的公共事件,不如说折射了中国医疗系统社会治理中的制度危机。只要制度危机不除,加上某些所谓专家出卖灵魂比出卖肉体更简单,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因为出卖肉体需要凭姿色,而出卖灵魂只要足够无耻就可以了。对医患合理权利的剥夺,不仅要反思医疗系统制度存在的问题,更要积极推行变革之道。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