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看到的不是政治,而是医患的死亡,是不公不义,是一些人被压迫,在受苦。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下,仅仅持守良心的自由,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已经很难做到。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用高压手段把那些不随便附和的人予以放逐或剥夺其发言权,然后通过逆向淘汰的作用,把那些最庸碌无能、唯唯诺诺的人,把最能左右逢源地人,提拔起来。武汉市第四医院滥权专制管理常用的手段就是压迫,它们就不愿意想到这个问题的根本解决措施是什么,因为一旦提到解决措施,就是涉及官员、领导干部的个人私利,他们坚决不会以破坏自己的个人私利为代价去解决这样的事情,所以作恶一直在延续。但是你如果对这些官员或领导这样去说,他们肯定不会承认的。并且,专制管理与技术垄断的结合,会赋予专制管理内在具有的,相比开放社会的优势。技术手段是专制管理手中的有效工具,但它们对开放社会构成致命威胁。技术并没有给武汉市第四医院带来更多的开明开放,也没有带来公平和正义,而是相反——更精密的社会控制。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容易用放纵欲望的“变富裕”和"数字增长GDP”来刺激医院发展,尤其是这种愚蠢出现在某个掌握公共安全的权贵或领导身上,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愚蠢所造成的后果,会不可避免地作用到医务人员和患者的人身上。无论是医务人员被伤害,还是患者被死亡,都是那些所谓英明、特别有能力的少数人,通过掌握制造严重愚蠢的权力,让那些最无助、最弱势的社会成员,为严重愚蠢付出最高昂的代价。普通医务人员和患者不是没有强烈的维权意识,但就算他们去抗争,又怎么能实现自己的诉求?屡屡发生愚蠢的真正原因是制度上的。所以,权力制衡的机制越完善、不因说话而恐惧、民意越能通过法治程序发挥影响力,就越不可能出现因为制度而产生的大规模严重愚蠢。如果回避根本的制度问题讨论这些医疗改革相关的愚蠢,那只会成为另一种严重的愚蠢。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少有人相信:公平正义,减少对医患的剥夺,应该是医疗体系和政策的核心。所以,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虚假的繁荣背后,掩藏的是深刻的、不可克服的危机,而暂时闪光的所谓数据说话,是以牺牲医院公正与平等、损害医院生态环境安全、透支未来的发展与福利换来的。如果按数据说话,医疗行业早就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另外两个是教育行业和养老行业)的三驾马车之一,但是医患冲突,医医冲突层出不穷。如果按数据说话,老领导早就应该取代新领导。如果按数据说话,武汉市第四医院绝大多数科主任都可以下岗。台湾当年用经济数据说话都没有实现和平统一。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也只敢用短期数据掩盖滥权和腐败,医疗行业作恶之人竟然说用数据说话!曾经最大医院石应康自杀,数据对他有意义吗,何况武汉市第四医院?其实,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为死人说话,或者让死人说话,远比所谓用数据说话更有价值。在一个以钱为本的医院,无论是管理者还是个人,缺少了经济数据,就变得毫无价值,所以用所谓“数据说话”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大行其道。但是很显然,人的价值是不能数据化的,一旦数据化,人的存在就失去了任何意义,也就是”去意义化”。一个”去意义化”的医院便是毫无道德可言的。这就是今天医患各个阶层普遍经历着的极度不信任、极端恐惧、极端孤独的根源之一。任何一个医患,一旦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患者不讲道德就是医闹甚至伤医,医务人员不讲道德就是继续跟随领导或保护伞(医疗系统的薄周徐郭苏令孙等)作恶。

       主说,若不悔改,必将灭亡。但是,像丁祥武等这样邪恶的人仍然有一条出路,唯一的出路,就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这也许和某些高高在上领导的宿命相一致。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等。

       书记:袁英红 院长:李文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