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74)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其为近十余年来的经济成就与财富分配之间搭建起了逻辑通路,为医务人员理应所得的财富与大多数普通职工的生存状况何以存在如此大落差之疑问,理出了一条符合逻辑的线索。虽然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等人的专权滥权,消灭打击不同声音,传播仇恨和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了医患双方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了社会走向公平合理的进程,再加上层出不穷的贪官和永远懈怠的官员如此之类,使得武汉市第四医院中的失误一直延续至今。很多的时候,大家缺的往往不是分清是非对错的能力,而是缺少坚持捍卫对的、反对错的勇气和血性,从而导致滥权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盛行,导致公平正义经常被遗弃在一边。

        不过,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认为武汉市第四医院走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这是实践的验证,事实的总结,而非花言巧语的诡辩结果。至少医院经济发展了,在医务人员中牢固树立了为了效益可以不择手段的意识形态;至少医院水平提高了,医疗事件也越来越多;至少管理思维也紧跟形势,也知道了“儿科不够内科大夫可以补上嘛”的道理;至少觉悟也有所提高,为了吃碗饭可以任意对人施暴,那不过是例行公事在尽职责罢了;至少鼓励和怂恿了一些患者通过满意度来兴风作浪或一些患者侵占浪费医保及单位资源。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确存在诸多问题,但不断解决问题是医院体制的真实决心和作为,相比于武汉市其他三甲医院而言,武汉市第四医院也是这方面行动最积极和最有效的。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等人的专权和滥权带来了效率和决策方面的优势,这些优势都是充满纷争的医患和医医关系做梦也不可能拥有的。即使任由权力缺乏监管,让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等人占据要职,只能证明历史总是向成功表达敬意。

        中国传统的思维是,否极泰来,只要事情坏到了头,就会有转机。而历史证明,正是这种思维方式,促成了治乱循环和改朝换代过程的惨剧,而今天,这种思维方式则继续束缚着很多人的思考能力。即使在上级机构,保护伞等人指令下有人接替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的权力或者某些医院领导等人另谋高就,后继者在上级机构,保护伞等人支持下,仍然可以利用人性中固有的恐惧和自欺,指鹿为马,通过造成一种真假是非难辨的环境来获取和维持权力。只要现实让人恐惧,谎言让人获益,苦难照样可以变成”振兴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力量,武汉市第四医院”低端人口”都是贱命无所谓,照样可以很认真的学习和生活,他们就像马丁·路德·金说的那些人,”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等,是华中科技大学的附属医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