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58)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领导走黑路怕遇到鬼似地害怕真实的信息流传,造成了医院历史的断裂以及底层职工和底层患者的无知。医院领导对人的歧视并没有随着前任院领导等人的离去而收敛,反而现在更加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大肆蔓延。因为武汉市第四医院文化本质上是奴性文化,而奴性文化是为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领导滥权专权而量身定做的。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专业已经超过了武汉市第二医院等市级医院,医疗设备,科研课题,实验条件,都是名列前茅,但是武汉市第四医院差在哪里呢?武汉市第四医院缺少那些身居穷乡僻壤,却努力读书思考的人;缺少那些不人云亦云,不去违心地附和什么的人;缺少那些虽然没有条件,但却在工作之余刻苦学习钻研的人。这其中包括像写下不同凡响的《出身论》的遇罗克、敢于独立思考的北岛……他们不断地去求索,不断地去力争,在没有英雄的时代,努力做一个正常的人。

        武汉市第四医院中官场水之深,上级机构、保护伞等权贵利益错综复杂,都是有通天之能耐,即使是国家机器也奈何它们不得!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和钦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人,因为在其离开人间之际,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医疗行业潜规则和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完成了自己告别人世的最后的人生答案。我们不仅要哀悼定居美国去世的李咏,也要哀悼越到生命最后,反思和批判越深刻的李锐,更要关注为维护医患权利而死的中国底层人员。尤其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科的情况,为我们提供了极为难得的真实情况标本。但是,漫漫严冬,在体制收编、分化、打击下,未来仍不断会有曾经的所谓医疗专家(上级机构、保护伞等权贵代理人)转身与它们曾热血过的事业背道而驰,加入作恶利益集团。这些人就是在贿赂(授权或滥权)与恫吓的驱使下去按指示办事,转身向权贵和专制低头,选择了“明哲保身”,等着别人牺牲后坐享其成,预示着武汉市第四医院换汤不换药的现实。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某些领导谋取和滥用权力才是最大的腐败。很多人把李某人视为年轻人痛苦的来源,以及“新三座大山”的原因,却掩盖了控制与审查,信息闭锁以及缺乏独立思考等重要因素。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某些领导滥用权力进行迫害,是比谋取财色严重得多的罪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奴才惩办不受他们待见的医务人员或患者,可能比明代的东厂制度和锦衣卫执法有过之而无不及。上级机构,保护伞等的恩怨是非,惟它们自知。但它们藉医疗改革中的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显然都在曲解医务人员和患者等抗争者的诉求,藉此掩饰它们的私利之争。抗争的正义性和正当性不容抹黑,只有行使这些公民权利,才能让医患的合理权利得到尊重。在正常医院里,救死扶伤是医疗制度的根本,完全没有必要拿来吹嘘的作为政绩和功德。况且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某些领导通过滥用的公权力,打击不同声音,鼓励一些奴才贪财逐利、傲慢乖张,浪费医院资源,小病大治破坏公平就医环境,以医患非正常伤亡为特色,留下不少悲剧,闹剧和丑剧。尤其是专制滥权管理对思想的荼毒,喝足武汉市第四医院崛起或某些科室崛起的迷魂汤,重新振作起来理直气壮地滥用权力作恶。这也许是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最新动态。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某些领导偶尔也会谈起抽象的权利和法治观念,却对当下正在发生的抗争只字不提,原来”历史的终结”不过是一场幻影,自由民主必胜也只是一厢情愿。单向为所谓的技术和设备打开大门幻想崛起,用专制的手段消除医患的合理权利,靠剥削和压迫收获经济利益。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某些领导的极权之恶、有某些奴才的助纣为虐之恶、有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平庸之恶。抗争也许在没人有期望的情况下出现转机,那也是年复一年辛苦付出的,以及长期发声的结果。更多的情况下是你不知道结果,唯有做自己相信的事。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等。

书记:袁英红 院长:李文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