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14)

發布於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包括上级机构,保护伞,某些领导对财富的任性支配,权力瘾头难以戒除,再加医务人员和患者奴性深重,这三重因素理所当然会成为专制管理的血脉与养料。加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让许多无知医务人员和患者片面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经济成就,无视其作恶代价,甚至真心实意地认为自己长期以来对医患作恶是正确的,用目前的经济成就证明医院领导向来是从不犯错的伟光正——所有的恶行都只是探索罢了,至于无数人都被“探索”得多么悲惨至少对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来讲是无所谓的。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擅长利用渴求财富的难民理性,尽管给医务人员带来了一定的收入,但大部分财富也因某些院领导僭政无能与挥霍无度而大打折扣。

      总体上说,医患双方安于奴役,这一方面是因为传统奴性的文化基因,另一方面是因为长期坚持不懈的恶行及其对几代人的洗脑。有着自由民主平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中国人,在全体国民中的比例非常低,而对这些观念和具体的制度有过较深入思考的人则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这些观念在遭遇监管部门及保护伞长期的滥权作恶消灭之后,已经成为一个门槛很高并且非常狭小、越来越少人问津的领域。

       但是我们知道,与黑暗抗争并非因为抗争必胜,而是因为抗争是黑暗中生活的人们唯一有意义的存在方式。至少从伦理意义上,无论明知可为或不可为而为之,都有过于功利的后果论之嫌。知其当为而为之,才是生命真正的时刻。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这家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

书记:袁英红            院长:李文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