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11)

發布於

       中国医疗行业发展的根本原因是对医务人员和患者权利的改善,自由创办不同于莆田系的医生集团、自由创办开放的互联网医疗、患者自由的选择就医及享受基本的医疗保障,加强对民营私营资本的监管,这都需要以个人权利的保障和公众政治的参与为前提,绝不是像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滥权和迫害所致。但是由于特权的存在和权力来源的问题(自上而下、无权力制衡),目前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发展模式无法持续。而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无视所发生的血淋淋现实,则显示了在冻结状态下医疗改革坚持之艰难,即使付出了医患死亡的代价医院改革转型也难以实现。

      武汉市第四医院中官场水之深,权贵利益错综复杂,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利益集团之强大,足以让帝都和魔都相形见绌!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和钦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人,因为在其离开人间之际,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医疗行业潜规则和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完成了自己告别人世的最后的人生答案。我们不仅要哀悼定居美国去世的李咏,哀悼越到生命最后,反思和批判越深刻的李锐,更要关注为维护医患权利、促进公众政治参与而死的中国底层人员。尤其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科的情况,为我们提供了极为难得的真实情况标本。但是,漫漫严冬,在体制收编、分化、打击下,未来仍不断会有曾经的医疗专家转身与它们曾热血过的事业背道而驰。这些所谓医疗专家转身向权贵和专制低头,选择了“明哲保身”,等着别人牺牲后坐享其成,预示着武汉市第四医院换汤不换药的现实。

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丁祥武现在组织考察期间,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吕飞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组织考察期间,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什么人啊!发个贴子第一个字就打错了。是“省纪委”吧,打成“委纪委”了,太紧张了吧!哈哈!

看到最后的落款–“吉马”等,终于知道是谁发的帖子了!吉马(环磷腺苷葡胺注射液)是一个药品名,这本是一个文革期间出来的“治疗心衰”落后药品,却不知道为啥在丁祥武的“消化内科”每月用几百上千支,既不对适应症,又没作用,想不明白吧?

答案是这落后不对症的药品每支6,70元,如果丁祥武每支提取25%以上,一个月怎么着也2万多元的回扣吧。但我不明白的事,既然丁祥武每个月给你用这么多的“吉马”注射液,你为什么还要举报他呢?是你们分脏不均,还是像你说的,对你们盘剥太狠,还是竞争对手因为嫉妒冒名举报!

但不管怎么说,丁祥武用这个既不对适应症,又没啥作用的“吉马”注射液每月几百上千支是事实。这不瞎浪费患者的钱,浪费国家医保的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