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从改革开放至今,医疗乱象到底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呢?

發布於

11月5日,医保局以国家的名义对全国的心脏支架进行集中采购。所有的药企里,最高报价为7000元,最低报价为469元。入围前十名的最终中标平均价,为700元,其中包括进口支架。而就在11月4日,国产心脏支架的最低售价,也达到了13300元的价格。一夜之间,心脏支架的价格降低了95%,售价仅为之前零头的零头。在11月5日之前,全国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心脏支架的价格能被医保局给砍到700元这么低。

       心脏支架具备极高的科技含量,被称之为医疗器械皇冠上的明珠,常年稳居单个医疗器械产品销售额第一的宝座。这东西的工作原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把狭窄的心脏血管用一个支架给撑开,让血流重新通畅。心血管堵塞率超过75%的人,都必须要做心脏支架手术,否则随有生命危险。

       很多医疗器械和耗材,到底值多少钱很难说,毕竟研发费无价,即使专利到期后的仿制器械和耗材,仿制成本也不低。11月5日,国家对心脏支架进行集中采购,试图从这里打开高价格医疗器械耗材的缺口,给全国人民的医疗负担减负。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任何强制性要求。集中采购的规则很简单,价低者得,报价最低的前十名,吃掉医保局的所有份额,其他人全部出局。心脏支架究竟应该值多少钱,你们自己说了算,想报多少就报多少,我把全国的订单都给报价最低的前十名,其他一概不管。山东吉威报出了全场最低价,每个支架仅要469元。美国的波士顿科学,报出的价格仅为776元,全球最大的医疗器械巨头企业美敦力,报出的价格为648元。这就是医疗器械耗材的乱象,还涉及到大多数公立医院和大多数临床科室。从改革开放至今,国家怎么治理整顿都消灭不了的乱象,到底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呢?

       很遗憾,竟然有人居然得出的是“心脏支架20倍的暴利,被国家给灭了”的谬论。其实,这无非是一件利好体制的事情,简述理由如下:对皇上来说,这个类似于开恩科,皇恩浩荡万民崇颂;对官僚来说,这个就是捞好处的机会,的确是便宜了,但是官僚会使出“有价无市”这一招;官僚和医院进行勾兑串联,采用各种手段明降暗涨,东边的损失依靠西边的获利把它补上去;对有关系的器材耗材厂商来说,大量生产换得利益,不过也要担心企业为了利润会不会在一些看不见的地方干一些缺斤少两的勾当,当然也可以用正当理由提高配件以及相关器械耗材的价格。

       广州市越秀区检察院曾写过25000字关于医用器械耗材职务犯罪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器械耗材类贿赂犯罪主要集中在心血管科等科室,而涉案医生一般是能拍板的主任医生或者学科带头人。这就像我大清年间的“火耗银”,虽然不合法,但有其必然性。直接取消当然痛快,但其实只是解决了一个表面问题,然后把深层次的很多问题翻出来……

       最神奇的是,医保器械耗材的一些国内供应商,还有负责承接政府将医疗“市场化”的一些私人医疗机构或企业,都可以找到白手套的身影,跟承包各大网络平台社区敏感词库审核的公司一样。

       或者说难听点,政府权贵两头吃了,公立层面取消医疗编制和降低各种器械耗材,减轻政府承担的义务与财政责任,另一面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再通过市场渠道吃掉这部分利益。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