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玉

大陆公民,异见者。《讨习檄文》作者,自由撰稿人。基督徒,漂泊在旷野的孤独灵魂。

元旦拾遗书

發布於



毫无疑问,历史变革的窗口期已经临近。经历了2019的风云变迁之后,今非昔比,有些东西已经不可逆转的改变了。


持大国崛起论的愚民,无视阶层固化的历史现实,更藐视平民百姓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生存困境。特权制正在极大的腐蚀这个国度的灵魂,罪恶每天都在上演,最近的北京杀医案就是明证。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良心事业,枉论教育资源正在向贵族化教育倾斜,普通百姓的子女已经无力跻身贵族化阶层的升迁通道,平民子女上升通道已经堵死,更可悲的是,学生举报老师的告密制,正在摧毁下一代的人格健康,变态的愚民教育,收获的是歪瓜裂枣,及贻笑大方的所谓专家教授。

教育及医疗领域的特权制,已经彻底摧毁了这个族群的良心,犬儒社会的最终结果,要么以大悲剧收场,陪葬的永远是低层百姓,有权的有钱的大多已经逃之夭夭,移民去国。


经济领域国进民退,回归垄断,整体上扼杀了社会的创新活力,除了圈养一个庞大的利益阶层作为利益集团的附庸,最终的买单人只有平民百姓。通膨掠夺了绝大部分的社会财富,转而欺压良善,垄断市场,灭绝良知,窒息了历史发展的动力。

民营经济面对金融垄断无计可施,资金池把持在权力手中,生死之途,未知所终。债务经济时代,一干房企负债几十万亿,一干垄断国企负债几十万亿,破产由银行的债权人——老百姓买单,整个金融信用,最后以国家信用的绝对符号——枪杆子充当了最后的信用担保人。


但很显然,这些套路在国内依然行之有效,在国际上则已经进入不卖账时代,中美贸易战就是这种不卖账的具体表征,老套路已经无法玩下去。质言之,试图以一带一路勾勒毛币的国际信用,其破产——这也是崛起论的虚荣所在,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逮至于此,反过来加强垄断,虽然在短期内可以收缩统治资源,集中力量于绝对权力手上,然物极必反,反噬的后果,不外乎一个封闭的非市场经济体,更加封闭,社会更加固化,利益冲突进入爆发窗口,即便是单纯的社会保障利益诉求,也将与统治资源的大收缩大集中产生势不两立的所谓“阶级矛盾”,枪杆子的信用,和持枪人的人心人性,亦将产生大冲突,不可逆转的是,利益分配及其正义,和特权的矛盾,水火不可相容。


整体而言,垄断权力使人变态,正如战争会使人变态,人性发生扭曲一样,官场整体上实际把持在变态的权力人手上,利用特权霸占了绝对资源,并在深层次上腐蚀了社会整体的价值理性和审美需求,权力意志的骄狂,制造矛盾并且推动社会进入危险的临界点。


这是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昏庸黑暗时刻,历史需要上帝之手——市场及民意市场,做出清醒的认知反应,并为之提供卓越不凡的历史动力。


2020元旦草。佩玉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