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360 
佩玉

民间社会省思

前年关于文革是否重来的公共辩论,实际上展示了中国知识界以及民间社会对于公共事务的判断力。私以为欲对“文革是否重来”做出判断,先应该理解什么是文革的基本内涵,也就是说,看它以政治运动为主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主。当然,所谓的经济建设有两种,一种是红色基因的固有遗产,大跃进模式。

7
佩玉

历史的窗口:对话录

1,教权同王权的对话 在新教改革运动唤醒低层民众的灵魂,并最终导致清教徒于1630年开始冒死出走美洲之前,整个欧洲史实际上就是一部教会史。罗马教廷的权威在英诺森三世手上达至颠峰。此前的状态是,教廷通过遍布欧洲各个王国的主教区以及由教廷任免的主教,掌握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世俗权力。

2
佩玉

那些愤怒,沉默,绝望和开始

这些年寻求过的平台都消失在浩瀚的互联网了。我不是技术型的作者,对技术工具很隔膜,于是只能做鱼缺里的鱼。15年之后,我尝试用过简书,美篇来表达,一次次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读者群,连同着文章一起被无形的手删除了。那种深深的羞辱感挥之不去。

佩玉

政体论浅述

孟德斯鸠曾经断言,共和宪政只能在小国寡民之间才能实践。历史已经证实,无论君宪还是民宪,自美国联邦共和制开端,奠定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和宪政政体,大国宪政不再是一个疑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总统制是否是大国宪政政体设计中一个严重的疑问题?搁于浅见,本文将对此略做梳理,以下将分个案分析及综述两个方面来完成。

佩玉

存在论的分工论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把城邦等级划分为劳动者,武士,统治者,实行原始共产的生活方式,当然,柏拉图还不忘为城邦设计了美好的共妻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对的,这两者(共产与共妻)之间具有一脉相承的派生关系。唯独上帝的权柄:万物各安其位,被他应用到了万人各安其位上面。

6
佩玉

天赋枪权宣言

人是有尊严的理性动物。即便是那些在人类眼里不具备自我意识没有能力为自己命名的动物,它们也有自身的尊严。当死亡降临,当它们为下一代的安全做出无畏牺牲时,已经完美的展现了生命的尊严,当它们向人类流泪时,它们在表达自身的尊严,唯独人类在权力奴役之下自相残杀的时候,完全忘却了何为人的尊严。

佩玉

大悲咒

在人潮中,我已经死在一首歌里。歌里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一无所有。最后一个人也已经转身离去。前世的荒凉,枯萎,冷清, 此刻结庐成园。我在此隐居,令死亡高蹈。骑上白马,往那一山红叶。2020.7.31

1
佩玉

元旦拾遗书

毫无疑问,历史变革的窗口期已经临近。经历了2019的风云变迁之后,今非昔比,有些东西已经不可逆转的改变了。持大国崛起论的愚民,无视阶层固化的历史现实,更藐视平民百姓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生存困境。特权制正在极大的腐蚀这个国度的灵魂,罪恶每天都在上演,最近的北京杀医案就是明证。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