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huayü

記者,關注東南亞的政治經濟和能源轉型,以及中國海外投資及基礎建設。工作語言是英語和華語。目前在北台灣,曾在北京、香港和仰光工作和生活。個人網站:www.peihuayu.net;推特 @PeihuaYu

緬甸外商如履薄冰,跨國企業受到嚴格審視,美歐制裁效果堪憂

發布於
長期獨立於全球金融體系的緬甸,目前依然缺乏完善的金融制度,整個社會嚴重依賴現金交易,銀行業的持續癱瘓及現金短缺使得營商環境變得更糟了。由於軍方暴行的升級,一些國際公司正在考慮或已經切斷與軍控企業的商業關係。美國、英國及歐盟數度出台針對緬甸軍方以及軍控企業的制裁,但ICG提醒說,制裁帶來的複雜的合規挑戰和額外的交易成本,極可能讓其他國家的企業退出緬甸市場的競爭,反而會讓緬甸軍方所青睞的商業夥伴受益。

作者丨余佩樺 編輯丨漆菲

潑水節是緬甸一年中最盛大的日子,每到4月中旬,人們會用互相潑水的方式祝福新的一年到來,洗去煩惱,送來祝福。

由於許多反對軍人政權的民眾矢志要等到抗爭獲勝才會慶祝節日,緬甸經歷了一個平靜的長假。節後,在最大城市仰光,超市、雜貨店和餐廳都重新開張了,生活看似「恢復正常」。但實際上,不少企業宣佈從4月起暫停運作,而銀行和自動取款機外總有大批人排隊,營商環境變得更糟了。

在行政首都內比都,軍方任命的投資和對外經濟關係部部長昂乃烏在一場內部協調會上,敦促投資部門的相關部委和地區行政委員會的代表按照現行法律法規滿足投資者的需求,及時解決投資者提出的經營問題。昂乃烏稱,2020年從全球流入緬甸的投資減少了42%,預計2021年的外資流入將下降5%-10%。

2019年,敏昂萊同阿達尼港口公司首席執行官卡蘭·阿達尼一同參觀該公司總部/緬軍總司令辦公室

世界銀行預測,緬甸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收縮10%。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亦警告說,在政局變動和新冠疫情之下,緬甸的糧食安全狀況正在急劇下滑。隨著製造業、建築業和服務業的失業率上升,未來六個月將有多達340萬人負擔不起食物的費用。

「比起當前政權通過任何一部具體法律,投資者更加擔憂國家整體的政治風險。」仰光某區域性律所的一位外籍律師告訴《鳳凰週刊》,「我們看到,越來越少的投資者願意來緬甸,這意味著我們律所的客戶變少了。我們只能通過減薪甚至裁員來確保公司能夠運營下去。」

某緬外合資的電信設備供應商經理告訴《鳳凰週刊》,「現在街上狀況依然不是很穩定,所以我們不太敢將員工派出去。這樣一來,公司幾乎沒法開展業務。其他的業主、客戶也不會去考慮增資或增加訂單。」

據這名經理介紹,其公司的維修業務人員外出時,曾經因為工程卡車上有工作用的安全頭盔,而被警察攔截審問。軍方的武裝人員也曾兩度闖入其辦公室,試圖尋找逃跑的抗爭者。這家公司的辦公室位於仰光一條主幹道上,附近就是主要的街頭抗議活動地點。

緬甸茵雅湖畔的「Myanmar Center」是越南在緬最大的單體投資項目,涵蓋商場、辦公樓、酒店,由越南「HAGL集團」獨資開發,項目第一階段於2015年6月落成/公司官網

國際匯款遭遇嚴苛審查

受到軍人政權暴力行為以及公民抗命運動的影響,緬甸不少銀行分行只能暫時關閉,海運物流一度全面中斷,這些都加重了在緬外資企業的財務挑戰。

緬甸本地某民營銀行匯款部的一位員工向《鳳凰週刊》透露,軍方試圖以罰款和收回許可證迫使銀行重新開始營業。但由於安全形勢依然不穩定,許多職員不敢上班,銀行工作人員也難以為ATM機補充現鈔,日前還出現了警察逮捕銀行顧客的事件。「即使分行盡力恢復營業,也時常因為安全顧慮而被迫暫時關門。」

2021年2月,緬甸中央銀行外的抗議人士/Frontier

緬甸中國企業紡織與服裝業分會秘書長羅穆珍告訴《鳳凰週刊》,銀行分行的暫時關閉也使得匯自國外的生產費用無法及時到賬,工廠無法及時取現。

他還說,一些船公司職員及貨櫃車司機參與公民抗命運動,使得原材料沒能及時到廠,一些公司生產計劃被打亂,本來潑水節要出的訂單現在要推遲至節後才能生產,可能造成的後果是工廠不能及時收款,以及衍生出港口各類型的額外費用及遲交貨物的罰款等。

「這些因素疊加,導致企業資金週轉緊張,嚴重者甚至可能出現資金鍊斷裂。」羅穆珍說。

經營工程服務公司的台灣企業家陳安狄也對《鳳凰週刊》表示,他從2月1日以後就沒使用過公司的銀行賬戶。他並沒像很多人一樣,在2月第一周就急著提現。當他意識到這場動蕩可能會持續很久時,為時已晚。

據陳安狄說,每個銀行網點每天只發放20個或數量非常有限的號碼牌(token),並只為拿到號的顧客服務。因此,不少人凌晨3點就到分行門口排隊了。每台ATM前也都排著長隊,而且機器里經常沒有現金。

內比都一名退休公務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銀行限號辦理取款業務後,黃牛瞄准了這個「商機」。「在銀行前熬夜排隊的大多數是黃牛,排到隊後他們會把位置賣給排不到隊的民眾。我們凌晨4點左右到的銀行,他們對我們說當天的位置已經滿了,讓我們早點回家。」據說,一個號碼的「黃牛價」在1萬緬幣到3萬緬幣(合41元至121元人民幣)之間。

緬甸仰光,KBZ銀行分行外,客戶在ATM外排起了長隊/Myanmar Now

把錢匯入緬甸也變得更為耗時。在以往,只有超過一定數額、進入緬甸的國際匯款才會經過緬甸中央銀行的審查,這一流程需要一週左右。然而2月以來,所有進入緬甸的國際匯款都受到嚴格審查,尤其是那些與國際非政府組織有關的交易,變得更為費時且難以預測。

「政局變動剛開始那兩週,許多外國人和當地人都趕著把資金轉到國外,我們處理了很多這樣的交易。但當銀行員工也加入公民抗命運動之後,國際匯款變得幾乎不可操作。」上述民營銀行匯款部的員工如此表示。

「由於公務員罷工的關係,緬甸央行也沒辦法快速恢復工作。當這些款項接受審查時,你根本不知道你的錢在哪裡。這筆錢在付款人和收款人的賬戶里都不會顯示,就像飄在空中。」曼德勒某工業園一位負責協助外國投資者的秘書告訴《鳳凰週刊》,「這個等待的過程對投資者來說是非常可怕的。」

「我們能做的就是協助外國投資者聯繫銀行,詢問這筆款項到了哪裡,銀行多半也只能告訴我們大概情況。但現在,他們經常連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只能給出一些很官方的回應。」該秘書說。

緬幣匯率已從政變前的1350下滑至1600對一美元/The Myanmar Times

農產品貿易商減少訂單

長期獨立於全球金融體系的緬甸,目前依然缺乏完善的金融制度,整個社會嚴重依賴現金交易。

2003年,由一些非正式金融機構倒閉引發的銀行業危機,導致國民對銀行體系的普遍不信任。即使移動支付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增長迅猛,許多來自農村的人還是無法使用,因為他們缺乏申請使用金融服務所需的身份證件。

在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現金短缺的消費者2月還一度能依靠接受電子支付的商家來維持日常生活。但到了3月,當軍方全面切斷移動網絡及無線寬頻網絡後,許多消費者及商家紛紛回歸現金交易。

仰光的一位信息技術硬件供應商經理告訴《鳳凰週刊》,許多製造業工廠都是用現金支付工資的,因為他們的員工大多沒有銀行賬戶。銀行業的癱瘓同樣給這些工廠的管理層帶來挑戰。

據這名經理說,近三個月以來,他的公司仍然設法以銀行轉賬支付員工薪資。但與他的公司合作的外資銀行因為沒有暫停運作,而受到公民抗命運動支持者的批評。

位於仰光郊區的「迪洛瓦經濟特區」是緬甸建立的第一個經濟特區,由緬日兩國合作開發,2015年9月投入商業運作/余佩樺

受到波及的還有農業領域。緬甸是僅次於加拿大的世界第二大豆類出口國,最主要的出口市場是鄰國印度。緬甸目前約有300萬農民,種植20多種豆類。

有業內人士告訴《鳳凰週刊》,長期以來,國際貿易商都向緬甸豆類供貨商提供一種不同尋常的條款,在簽訂種植協議後,貿易商會先行向供應商付款。

緬甸一處豆類工廠/MPBSMA

他說,這種對供應商友好的做法可以追溯到過去軍人獨裁統治時期,那會兒緬甸甚至還在受美國的制裁。緬甸供應商要求貿易商預先支付現金,聲稱如果貿易商拒不履行協議,它們由於國際制裁將無法在外國司法機構提起訴訟。渴望獲得資金的軍人政權也願意幫助貿易商,確保本地供應商將遵守協議。

因而,願意承擔風險的國際貿易商得以用異常低廉的價格購買緬甸的豆類產品,這些利潤使得一些小貿易商發展成為行業巨頭。緬甸自2011年開啓民主化改革後,這樣的行業慣例被延續下來。

但這一次,以往同軍方做特許生意的國際貿易商也感受到了強烈的政治風險。上述業內人士說,國際貿易商減少了留在緬甸的庫存和資金,簽的新合同也明顯少了,據說提供的條件也不如以往優惠。

不過,他也表示,3月下旬以來,由於提供火車和卡車等物流服務的私營企業設法恢復業務,豆類產品的國際貿易額恢復到了政局變動前的50%左右,「但我們不確定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跨國企業面臨「道義」抉擇

由於緬甸軍方暴力行徑的增加,一些國際公司也正在考慮或已經切斷與緬甸軍控企業的商業關係。

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的數據,自2月1日以來,已有包括兒童和孕婦在內的700多名平民被軍人政權的武裝部隊殺害,超過3000人被拘留或判刑。

這種情況下,參與緬甸能源領域投資的跨國企業受到反軍方人士的嚴格審視。

油氣產業是緬甸政府自1990年代以來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之一。根據緬甸能源電力部的數據,過去三十年間,緬甸將38個海上油氣區塊授予了包括殼牌公司、道達爾、伍德賽德石油有限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信實工業有限公司和埃尼集團公司在內的行業巨頭。

緬甸石油與天然氣公司(MOGE)據稱提供了該國政府最大的收入來源。作為石油行業的運營者、服務提供者乃至油氣行業的監管者,該公司向來與軍隊關係密切。3月初,聯合國緬甸人權調查員托馬斯·安德魯斯敦促各國對MOGE實施制裁。

法國油氣巨頭「道達爾」自1992年同緬甸軍控企業「緬甸石油企業」(MOGE)合作,開發位於安達曼海的Yadana氣田,供應緬甸和泰國市場/Total

3月16日,由民盟當選議員組成的「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RPH)發佈公告,敦促法國油氣巨頭道達爾、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泰國國家石油、韓國財閥浦項國際等暫停與軍方的石油和天然氣業務關係。這份公告還披露,緬甸當局每月從油氣行業獲得7500萬至9000萬美元的收入。

許多活動團體致力於查明有利於緬甸軍方的資本流動,並對相關的跨國企業施加道義壓力。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緬甸正義」,這個由秘密活動人士於2020年4月創立的組織致力於揭露緬甸軍方的腐敗活動,並公佈軍隊關連企業及人權侵害行為之間聯繫的證據。

關注特定國別的團體——包括日本的「湄公觀察」、韓國的「公民社會支持緬甸民主」、法國的「緬甸信息」、英國的「聲援緬甸組織」等,也積極通過公民連署、抗議示威及遊說活動對這些國家的政府及企業施壓。

自2019年開始,印度最大港口運營商阿達尼港口和經濟特區有限公司(下稱「阿達尼港口」)就在仰光河畔建設碼頭,這片50英畝的土地隸屬於緬甸軍控企業「緬甸經濟有限公司」(MEC),預計總投資額為2.9億美元。2月9日,阿達尼港口的首席執行官卡蘭‧阿達尼在財報電話會議上稱,不管在政治層面發生了什麼,這一工程尚未受到干擾,仍然「堅若磐石」。

3月30日,澳大利亞國際正義中心和緬甸正義發佈調查報告,稱阿達尼港口向MEC支付了至少3000萬美元的土地租賃費。

阿達尼港口的發言人回應稱,「與全球同行一樣,我們正在密切關注緬甸的局勢,並將與相關當局和利益攸關方接觸,就未來的道路徵求他們的意見」,他還說,「我們譴責侵犯所有人基本權利的行為」。

出於人權方面的顧慮,挪威銀行於3月沽清其對阿達尼港口的相關持股;芬蘭的「北歐聯合銀行」也在4月進行了撤資。

2017年開幕的購物中心和辦公樓「蘇蕾廣場」。人權團體「緬甸正義」指控稱,這棟建築坐落於軍隊的土地,開發商「亞洲香格里拉集團」通過與軍方做生意,幫助了軍方的暴行/公司官網

4月12日,標準普爾道瓊斯公司宣佈將阿達尼港口從「道瓊斯可持續發展指數」中除名,這意味著任何追蹤這些基準的指數基金都將剔除對該公司的投資。

截至目前,日本啤酒巨頭麒麟、澳大利亞伍德賽德石油公司、法國電力集團(EDF)、德國捷德集團等跨國企業均宣佈退出與緬甸軍方相關企業的業務。據《鳳凰週刊》瞭解,美國麥肯錫公司也計劃全面暫停在緬業務,並將部分僱員轉移至其他海外據點。

國際制裁效果受質疑

截至目前,西方國家數度出台針對緬甸軍方以及軍控企業的制裁。

2月以來,美國出台多條針對性制裁,從緬軍總司令敏昂萊及其親屬、武裝部隊領袖及前領袖、軍人政權成員,到軍控企業緬甸經濟控股公共有限公司(MEHL)、緬甸經濟有限公司(MEC)、緬甸寶石公司(MGE)、緬甸木業公司、緬甸珍珠公司等。這些企業及個人在美國境內的財產將被凍結,美國政府也禁止美國公民及其境內人士從事與這些制裁目標相關的任何交易。

英國也在同期出台了兩次制裁,針對軍隊、敏昂萊以及軍控公司MEHL和MEC。此前,由於緬甸軍隊針對西部若開邦羅興亞族群的種族清洗,英國已將16名軍隊領袖納入制裁名單。

歐盟也於3月和4月兩度出台制裁名單,瞄准包括軍隊將領及軍方「國家管理委員會」成員在內的35人,以及軍控公司MEHL和MEC。

軍方的「投資和對外經濟關係部」部長昂乃烏在一場旨在解決製造業問題的會議,敦促投資相關部委和地區行政委員會的代表,按照現行法律法規滿足投資者的需求/DICA

對於西方國家的制裁,惠譽解決方案公司在4月初發表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緬甸正走向「失敗國家」,緬甸軍隊正日益失去對國家的控制;但西方國家針對關鍵軍事人員及商業實體的制裁、切斷援助資金等舉措可能無法有效地恢復民主,「因為軍隊依然可以持續從活躍在諸多經濟領域的軍控公司獲得資金」。

「外部的壓力和制裁在觸發緬甸改革的進程中沒起到過任何作用。」國際危機組織(ICG)基於對參與2011年之後緬甸民主改革人士的一項調查發現,上任緬甸政府出台2008年憲法、朝向混合政體的過渡是軍方的戰略決定,而並非來源於內部壓力、外部制裁或西方對緬甸政權譴責的結果。

而當發生針對羅興亞人的暴行並由此引發大規模難民潮後,國際社會所施加的壓力甚至對昂山素季領銜的文職政府也沒有明顯影響。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與過去相比,今天的外部勢力可以對緬甸的將軍們發揮出更大的影響力。

由韓國財閥「浦項大宇」開發、「樂天集團」運營的五星級「仰光樂天酒店」在2017年落成,改變了茵雅湖畔的天際線/樂天官網

ICG也提醒說,制裁帶來的複雜的合規挑戰和額外的交易成本,極可能讓其他國家的企業退出緬甸市場的競爭,反而會讓緬甸軍方所青睞的商業夥伴受益。「願意同軍方合作的企業可以通過政權所賦予的壟斷特權來獲得高利潤率,以此吸收在緬營商的較高的交易成本;這些企業也能通過在海外設立控股公司找到規避制裁的方式。」

「只要亞洲國家願意繼續同緬甸做生意,經濟制裁就不會發生明顯作用。」仍留在仰光的一名南亞貿易商秉持觀望態度,他向《鳳凰週刊》坦言,「以往在緬投資的主要阻礙是土地和廠房價格過高,但軍人奪權之後,不動產價格已經下跌許多。幾個月後,說不定會是入場抄底的好時機。」

本文首發於《鳳凰週刊》:https://new.qq.com/omn/20210507/20210507A0A4VW00.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抗議中的緬甸各族:曾經「走到哪都被欺負」,華人為何參與示威遊行?

說再見並不容易... 緬甸變天後,外籍工作者紛紛撤離,中資工廠擔心訂單沒著落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