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先生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香港. 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比賽還未完結- 第九屆香港青少年科幻小說比賽評審總結

我只一個所謂IT/創科人,不是一個職業作家。 我公開發表過既科幻小說只有兩編,但因為疫情關係,所以上半年有時間同朋友合寫咗一個長編,希望今年能夠發表,因此我自覺沒有評審科幻小說資格。

剛剛梁添博士做咗有一個有關科幻小說寫作既講座,我會借用一D例子去演繹一個科幻小說,甚至創科,科學既要點。不過表達可能有D不敬,希望梁博士見諒。

梁博士講每個人對評審科幻都有D唔同既準則,而佢就對大部份時光旅行較反感,而因為我自已做創科工作,會對故事內稱一個絕世天才能一人之力去製做樣驚天發明覺得冇可能,就算寫一個似樣既App都可能要多過一個人,反而時光我個人旅行就冇咩所謂。

梁博士講遠未來的故事好難寫得好,因為太遠未來科技發展成點又難估計,但如果你寫在遠未來時,現有的文明消滅咗,故事中的主角考古回現有的科技,甚至文明被消滅的原因,都應該好好睇。

科幻小說係咪一定要寫未來,或者寫喪屍就係爛故事呢?我覺得未必,好似伊藤計劃及円城塔合寫的屍者帝國。故事中十九世紀的人類有能力上載一個人工智能程式去一個活屍的大腦中,令條屍會聽你命令工作,甚至主動做一些主人冇叫既行為。因為過去機械人的身體本來是冇生命呢,同屍體不同。佢係借十九世紀未的喪屍故仔,去探討人工智能可否自我意識甚至生命呢?呢個係一個好精彩的科幻點子。

另外,就算整體來講唔算做科幻的Marvel英雄,都有不少好的科幻點子,美國隊長3 英雄內戰同蜘蛛俠 2 決戰千里有用過既 Binarily Augmented Retro-Framing, 簡稱 B.A.R.F, 就同今年高中組冠軍 歸家 故事中 意識投射機 近似。參賽者的意念更高一點,因為帶來出家人不能同生,但求體驗同死的情懷。

欣賞科幻,唔係一見到有一兩點不合科學就話佢係垃圾,我地可能可以從偽科幻中一D點子,化成原料去提製成好的科幻作品。

而梁博士所講既火星任務(The Martian)﹐不少人會定義佢係精準技術,而不是科幻作品,因為有關太空旅行,火星定居既技術描寫真係十分準確。不過有人定義他不是真科幻,原因是劇情內的重要轉接火星風暴完全不科學,因為火星氣壓只有地球百份一,所以最強的風暴在地球只微風

還有Dune 沙丘魔堡,把假如人有預知能力的思孝用文字呈現出來。1984 一百年前出版的 平面國,用一個二維空間的生物去呈現我們在三維空間認知限制,越多個角代表社會地位越高(圓係最高,又冇角又無限角)﹐好笑又精彩。以上兩個作品冇咩野科學理論,但呈現的科幻角度都係非常優秀作品。

而較新的科幻類別不是梁博士所講的Cyberpunk, 而是Biopunk, 較好看的是曼谷的發條女孩(The Windup Girl)﹐ 佢以後全球暖化,水位上升的曼谷為故事背景,講不同勢力爭泰國皇室的種子庫,不過頭200頁好悶,但冇呢200頁去呈現一個冇石化源料,要大象上鏈儲能的世界,讀者係欣賞唔到之後的精彩 。

以上的說話表面上是針對梁博士的科幻解讀,但實際是想講,好看的科幻,創新科技是要犯禁,要挑戰主流,好似哥白尼的日心說去挑戰當年教會的權威。

除咗講內文有冇犯禁,挑戰權威外,我們會如何評審科幻作品呢?

文藝創作的意念是建基於人類過去的經驗或歷史,如果可以在作品中喚醒讀者/觀眾的回憶產生共嗚,就是好看與否的關鍵。反之科幻算是一門異色的文藝創作,因為科幻作品的意念是建基在人類對未來的臆想,讀者判斷作品的好壞,同推理小說相近,在於過去作品中未出街過而又合理(合當時科學理論) 的點子。

所以,作品內容應該要有合理與否的爭議,原因是過去作品嚐未出現過。

今年的評審賽果,是有一點爭議性,對我來說這不是作品最出色的一屆,最好是第6屆及第8屆, 想睇就去以下條link去買。

第六屆是本格人工智能故仔,第八屆既地獄輪迴,把人間同地獄互換,差一點就係奇幻故事。

這是否代表今年既作品不夠好呢?

2019 Death Stranding 死亡擱淺 由小島秀夫設計的科幻遊戲。遊戲的世界被「死亡擱淺」影響而撕裂,人人是獨居,不能互相接觸,大家都足不出戶,要靠玩家所扮演的「送貨員」一路送貨一路把世界連結起來。

遊戲一推出時,其實受到兩極化的批評,主因係大家覺得世界冇可能所有人都足不出戶,所有野要靠人送貨。

當然疫情開始後,爭議故事作變預言神作,只要大家的作品留下,都有可能發生。

因科幻作品誕生後,已經成為人類過去的經驗或歷史,我深信好的創新科技產品如同文藝作品一樣,是能喚醒使用者回憶而產生共嗚,那種回憶大部份應源自已成歷史的科幻作品。

所以大家的科幻小說可以視作創新科技或科幻原料,即使科研搞出了比科幻還科幻的東西來,科幻也應該繼續下去。

而今日我著呢件Tee來不是不尊重今天,首先IT是Dress Down﹐其次呢件係一件同香港有關的科幻Tee﹐宇宙世紀87年Z高達有情節在香港發問,正如梁博士所講,好多科幻作品借鏡香港既Cyberpunk feel。

呢個係一個香港既科幻小說比賽,香港應該是一個重要的原素,大家可否把香港由科幻作品的原料,變成主題呢?呢個係靠香港既言論自由。大家可以自由把作品放上網,以Creative Common的版權放去一用區塊鏈儲存的地方發表(如Matters.news) ,以認證發表時間,容許二次創作,或許會好似ZEAL內閣成員介紹,因為Tenet 上畫,把呢套8年前既影片,一個月內由8千view升到23萬。

始終,作品既好壞不是由評判(大台) 決定,而應該是由民眾決定,發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科幻作品的意念是開啟創新科技之門?

什麼社會環境下,科幻作品的同創新科技才能有良好發展?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