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先生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香港. 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教協,支聯會,各種組織被解散後如何?

發布於

一個一個組織被解散,我地好嬲,又好驚,又怕公民社會消失,而家出來,又可能599G﹐NSL。真係要敞平等佢加速車毀人亡?

對家不停解散公民社會的目既好明顯,除咗打散人際網絡,減少民眾組織力量去對抗佢,仲有孤立每一個人,令大家遇到困難時,感到無助,只可以靠佢,令佢成為每個人不可或缺的存在。

要打破以上的困局產生的恐懼,除咗思考外,我們要行動,同埋唔係果D話而家係走難,係文革2.0幫對家散播恐懼的行動。

大家試想想,對家不停打散組織,人際網絡,其實等同話比我地知,佢自已既弱點就係呢D野。記唔記得19年運動爆發點係咩?係各種既聯署,正所謂人多就唔驚,當大家見到各校的聯署人數就知自已所信並不孤單。

改變現在當然要參考過去成功的例子,唔通每個組織解散後又係聯署咩(反對政府XXX﹐10萬人like俾政府睇) ?不過我的建議其實差不多,但係行多少少,利用聯署去加强人際網絡,最重要係加入民意授權制度去做睇下有冇可能有後續行動。

就以政府解散支聯會為例子,民間要有人自發開一個Facebook MeWe Page/Group叫(e.g 反對政府解散支聯會)﹐但係個Page/Group係唔會有任可行動綱領,第一個post係21日內選出新Admin﹐由參加者自推,及投票基於join group人數決定新Admin人數(如每千人一個Admin)﹐在限期時開山Admin公報結果及轉ownership俾勝選者,之後remove 自已 admin right。

之後個page/group 點run, 定冬眠,由選出admin們去決定,這種網絡,可能同聯署冇分別,但係加入授權機制,應可以創造更多可能,而我相信在鬼滅之日前後,各個Page都可以發揮作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迷失於翻譯的泛民及本土 - 網絡下演化的群眾組織

平台化的社運如何走更遠

平台化議政的可能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