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先生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香港. 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我地其實唔識攬炒

近期睇到港共宣傳,講示威者係黑暴,令到第一季的GDP下跌,攬炒香港。

喂假新聞新聞來,Q1係武漢肺炎影響GDP﹐關咩野示威事!

似乎港共為立會選舉,已經寫好劇本,把大陸抗疫失敗影響香港經濟,屈成示威者影響?我地係咪仲要Follow佢既劇本嗎?

再諗一下,我們真係識攬炒嗎?

抗疫期間,我地如果真心想攬炒,跟本上唔會全世界揾口罩,不問顏色去分比人,唔會冒著俾人秋後算帳的風險罷工,迫政府封關。由得感染人數上升,攬炒香港去應驗政府防疫不力仲簡單。

因為我地根本唔忍心攬炒自已所愛的香港。

政府借疫情使用聚令打壓小店生意,扣壓民間在海外訂回港的口罩,根本上全方位在攬炒全港,阻止民間自救。

當毛澤東為咗個人權力,文化大革命攬炒全中國的發展。為了在國民黨奪權,在抗日時用七二一方針(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攬炒全國人命。

講真我地何德何能去攬炒祖師爺中共前班門弄斧,

佢最拿手就係道德勒索自已人:『你仲反抗,如果你反抗,我就由得d 黑警打死佢,你知我癲架,所以佢俾d黑警打死個負責任喺你度 !』

疫情期間在商場中的和你Sing同和你Shop活動,本來示威者叫口號,Shopping 既keep 住Shopping﹐兩者相安無事,但黑警一入到商地亂咁噴就攪間間舖都要拉閘,基本上係勒索商場:『拿,你好快D趕示威者走,你唔趕我就攪到你冇生意做。』迫緊你人民鬥人民。

除咗商場仲要攬炒海洋公園,利用集體回憶去勒索大家俾錢又唔去正視問題。

而海洋公園同香港正係面對同樣既問題,就係管治問題。而解決問題方法唔係攬炒,就係駱惠寧所講既奪權。

在抗疫時我地民間表現出俾政府更好,甚至以香港名義去交外國朋友,免除戰狼式外交在疫情時攬炒香港,所以我地要奪回屬於香港人既自治權去進行改革。

民主選舉本質上是和平的管治權交替,我們要35+入議會,不是攬炒,是為香港會更好。我們覺得解決政府的管治危機就係回應五大訴求,審核的標準就係2021年的財政預算,政府會有budget去回應,以免得個講字。如果冇budget﹐根本不是一份合格,否決財政預算是議員職責。如果預算冇budget政府根本在玩攬炒。

重光,再出發都係同一路野,我地同土共都可以用。如果愛香港既派別又要一個名既土共唔敢用,我會建議用榮光!

願榮光歸香港

香港人對國際的公開宣言:中國威脅下,香港是自由世界的第一重堡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