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donMu

喜歡寫小文,畫小圖,還會偶爾罵些小粗話。

爸媽的愛

發布於

上月的某個星期六,老爸老媽特地開車來看我,還帶了二三袋的青菜,冰箱頓時滿到爆炸,不過我的內心卻充滿著溫暖。也許,是因為好些月沒吃到爸媽自己種的青菜了,才會特別有感觸吧!

自從回家的路變近了,我變得比較常回家,大清早搭著火車北上,中午和爸媽一起吃午餐,下午再和北部朋友一起喝個咖啡,可以說是完美的一日行程。雖交通費大增,但一想到能看看爸媽,就很值得了。

每次的見面,爸媽總會勸我回家過夜,不要老是當天往返,一來太疲累,再來則是他們也想多和我聊聊,但我明白,這個舉動可能會讓另一位家人感到困擾。

我笑笑又帶點認真的口氣回答:「哎呀,不用這麼麻煩呀!反正頂多搭一個小時半的電車就到了,比起過去住在中部套房的那段時間,這段路真的近多了!況且,我若真的回家,那一直睡在我房間的家人要睡哪裡?總不可能讓家人睡客廳吧!」

老爸聽完秒回:「那我睡客廳,妳和媽媽一起睡好了。」我只好轉而解釋自己會認床,每次回到北部的那幾天,就算是自己的房間,第一晚都會睡不好,這樣反而傷身體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講久了,還是也清楚可能會發生的狀況,他們也開始尊重我的決定。

也因如此,我半年沒進自己的房間,幾乎都快忘了它原本的模樣。不過,認真講,我的房間,也不再是我的房間了,儘管我的書、我的衣服 、我的物品都還留在原處,但現在的我,已不被允許自由進出了。

我偶爾會想像,自己當時若沒選擇《棄守》這條路,我是不是依然能保有我的機車、我的房間呢?若是選擇對抗,那現在又會是怎樣的局面呢?不過,我又不禁慶幸自己最後還是逃離了,才不用繼續承受那令人窒息的高壓環境。

離開後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逐漸平靜下來。雖然這個決定對不起爸媽,但我很清楚自己若一直處於那樣的狀態下會生病的,畢竟,之前另一個家人也因為相同的原因,最後選擇離開了這個家。

家人的心生病後,我才明白生病不是一個人的事,則是一場影響整個家的巨大風暴。生病的人身陷痛苦,照護者小心翼翼地陪伴著。眼見情況逐漸失控,我們仍然無能為力,只能以自己的方式轉移那些無法說出口的沈重和鬱悶。

每每問起家裡的狀況,爸媽總是表示沒事,一切還是老樣子,只要別待在同一個空間,就會沒事,若要去廚房煮飯,等生病的家人弄完再進去就好,我聽了只覺得心疼,因為他們將被迫延遲一二個小時才能用餐。最不捨的是,他們得經常接收那些情緒性的言語,還安慰我不要太在意那些話。

除非發生了衝突,爸媽才會稍微哭北一下,等到訴苦完畢後,一定又會加上《現在沒事了》作為結尾,要我別太擔心,一切都過去了。我心裡明白那是善意的謊言,但也不忍點破,只能做好自己現階段能做的事,傾聽,或許他們心裡就會好過一點吧!

也許有人想問,為什麼不帶生病的家人去看醫生呢?我其實查到了一些不錯的醫院及諮商診所,還打算陪同,但對方表示自己會去看,不需要人陪,然後就不了了之,我只好選擇繼續等待,也許某一天,那人會和我說:「妳可以陪我去醫院嗎?」

這十幾年,爸媽在這個家扮演了最艱難的角色,不管是哪個家人遭遇了怎樣的挫折或困難,或是被困在哪個難以瞭解的病症之中,儘管內心滿是不忍和擔憂,有時甚至會用尖銳的語言來掩飾那些發自內心的在乎和關心,就算不被理解也沒關係,依然堅定地為家人們打造了那些看似理所當然,但其實很穩固的防護牆。

看著爸媽無怨無悔的付出,我很心疼,也很不捨。我時常和他們說,可不可以對自己好一點,可不可以先想想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不是一直把家人們放在第一順位。只是爸媽每每聽完我的碎念後,仍然心甘情願。

我們活得很平凡,卻仍然被爸媽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啊!我想,這應該是愛,是無可取代又珍貴無比的愛吧!雖然我更希望他們能愛自己多一點,不過,也只好安慰自己,他們開心才最重要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