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文角落ʕ•ᴥ•ʔ
顏文角落ʕ•ᴥ•ʔ

轉移到IG了! ig:pefi_ouo6 ʕ•̫͡•ʔ

《420圖書館—雙子筆記》

第一章—向日葵女孩

「妍葵!要起床嚕!」

  洪亮的叫聲在狹窄的房間顯得格外清晰,淘氣的陽光像是與母親合作,毫不留情地在透白的布簾和窗戶間穿插,強行把刺眼的光線灑在少女的臉上,使她不得不和甜美的夢鄉說再見。

  「知—道—啦—」

  少女仍在舒適的被窩作最後掙扎,但顯然再多的反抗都是白費力氣,這場戰鬥終究是以太陽伯伯的勝利拉上閉幕。明明是枯葉紛飛的十月,這暖人的天氣真叫人誤以為是和熙的春季。

  咔啦、咔啦。

  女孩懶洋洋地從上層床爬到地面,在不離樓梯一步的洗手盆進行梳洗。

「早啊,看樣子睡得挺舒服的嘛,這樣今天上課應該會很精神吧?」

林萱把方包和牛奶放到黃妍葵身後的小圓桌,在圍裙的口袋摸出一張十元鈔票,擺在桌上便回到房外的工作區。

「飯錢我放在這裏,記得要拿哦!媽媽要去準備客戶今天訂的花,你自己留意時間,吃完早餐就快點出門,別總是拖拖拉拉的。」

「是的是的,母親大人,我都高一了,別總是把我當作小孩。」

黃妍葵邊吃早餐邊收拾書包,把剛才母親給的零用錢放進一個縫補過的粉色布袋,裏面的錢是她存了數月的儲蓄,但也僅有那可憐的七十元。 

  她用那已腿色成淡黃的絲帶把蓬鬆的黑髮梳理成兩束麻花辮,再換上深褐色的西裝外套和黝黑的百褶裙。果然人靠衣裝,穿上校服的黃妍葵把青春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

  她模彷動漫裏的女主角,踮著腳在衣櫃反射的影像前轉了幾圈,滿意的點點頭。

  「我出門啦!」

  「路上小心。」

  黃妍葵和母親簡單告別後便出門。

「你們真的好漂亮,我回家再幫你們澆水!」

  看到自家花店的花兒明媚可愛,她打從心底笑了,坐上停泊在花圃旁的腳踏車,踏上回校之路。

  黃妍葵居住在亞洲的一個繁榮都市—紫京市,她身穿的校服則是城市內最頂尖學府—紫羅蘭學院的象徵。

  雖說是經濟蓬勃的城鎮,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也蠻明顯的。

  乘著腳踏車的黃妍葵花了二十多分鐘就回到學校,一輛黑色名車與她同時到達。兩名外貌神似的少女緩緩下車,黃妍葵見狀,立即上前問候。

  「艾瑪,艾琳,早上好啊!」

  身高較矮的少女對她突如其來的搭訕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向旁邊的女孩發出求救訊號。一旁一看就是氣勢凌人的女生見到黃妍葵似乎沒有要搭理她的打算,望見她身後的腳踏車後更是輕蔑一笑,頭也不回直接挽著妹妹的手腕離開。

  黃妍葵表情略顯難受,但她好像也見怪不怪,把腳踏車架好就步入校園。

  回到教室的她隨便挑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隨著上課時間的逼近,教室也慢慢填滿,但黃妍葵身旁的座位始終是空的。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上課的鐘聲就是意味著一天的開始。

  「今天我想來些比較輕鬆的話題,大家都已經是高中生了嘛,我想問問大家對自己的未來有甚麼打算,或者想從事怎麼類型的工作。各位輪流來分享一下吧!」

  講台上的老師沒有帶任何課本進教室,只是在黑板上用粉筆寫上「夢想」兩隻大字。

  「我想像我媽媽一樣成為一名律師!」

  「我想成為影后,到好萊塢拍戲!」

  「我還沒想到要做甚麼,但我估計應該會繼承我爸爸的公司。」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各自談論起自己的未來。

  「夢想啊……真像迪士尼公主故事會有的情節,要不我今天回家就以夢想為主題來寫一篇小說!例如追夢的白雪公主、追夢的灰姑娘、或者追夢的長髮公……」

  「黃妍葵,那你的夢想是甚麼?」

  「啊!我……」

  黃妍葵還沉淨在自己的幻想世界就被老師點名了,全班的目光頓時全都投向了她。

  換作是平日的她,早就手足無措,但這個問題在她心中早有答案,所以她神意自若,從容堅定地說:「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作家!」

  全班沉默了幾秒鐘,隨即有人提出:「欸,作家能賺錢嗎?現代人有時間不都是看電影,哪有人會看書。」

  「對啊,從商業角度對看,搞電影制作的收益的確比作家高很多。」

  班上的人開始對黃妍葵要成為作家的事議論紛紛。

  「喂!黃妍葵,你父母該不會也是作家吧?如果你真的想搞創作,你可以推薦你到我叔叔的電影公司工作嗷!這樣對你將來的發展可能會比較好。」

  一名男生看似關心實質調侃的道。

  「不是吧,我記得她家好像是開花店啊,好像叫甚麼『葵之家』?」

  「對對對!在近市場和空地的舊社區那裏,沒去過所以不太清楚。」

  「為甚麼要叫葵之家,難怪會這樣,應該要叫牡丹之家,這樣一定會大富大貴!」

  剛才的男生故意比手畫腳,胸有成竹的樣子引起全班一陣哄堂大笑。

  「不行啦!葵之家這個名字是爸爸為我而取的,寄寓這裏永遠都會是我的家。」

  黃妍葵向大家解釋道。

  「那你也改名叫做黃牡丹就好啊!」

  男生立即反駁。

  聽到兩人的對話,所有人都已經笑不可仰。

  可是黃妍葵依然一臉認真的說:「更不可以,我的名字也是爸爸媽媽賦予給我的。他們曾說過『妍』是代表著美好,『葵』即是向日葵,花語是對夢想和生活的熱愛。他們期望我能成為一朵百花爭妍的向日葵!」

  「是哦—但你父母可能要失望了。」

  男生仍一臉不屑。

  「那你得好好孝順他們,這樣想你倒不如繼承家業,如果我家以後舉行宴會,我可以到你那訂花嗷!」

  大家的話害黃妍葵難掩面上的難色,嘴巴的月亮早已成了地平線。

  「好啦好啦,其實成功的作家還是能賺很多錢。」

  一直沉默不語的老師終於開口說話。 

  「不過妍葵啊,現在很多工作都不比寫作差,我記得你生物科是全校數一數二好,你不是靠這優異的成績進來的嗎?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以生物學家或者植物學家這些為目標,再把作家當成副業,感覺也挺不錯的。」

  「嗯嗯……謝謝老師的建議。」

  老師的這句話一方面像是認同自己的能力,但另一方又像是否定自己的夢想。雖然矛盾,但解救了她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所以黃妍葵在禮貌上還是跟老師道謝。

  當然,要拔掉內心的骨刺可不像說話般容易,遲遲不能平復心情使她之後的課依然心不在焉。

  到了午休時間,她如平日一樣獨自去享用午餐。不過她去的並不是人來人往的飯堂而是小賣部旁的自動販賣機。由於學校最便宜的麵包也要花十幾元,所以她一般都是隔天才享用一次。

  她攜帶著自己視如珍寶的日記,到販賣機買了一盒果汁就前往那屬於她的秘密基地。

  途中,剛好被兩名女生看到這一幕。

  「那人是誰?這個時間怎麼會到天台?」

  一個留著一頭黑色柔順長髮、膚色雪白的少女向旁邊的女生問道。

  「看她頭上的黃色絲帶,應該就是高一那個『凋零向日葵』吧。」

  「凋零向日葵?」

  「估計就像秘密網說的沒錢吃午餐。」

  「高一的話那就是說她是我們的學姐?真可憐……」

  「我勸你還是別跟她有瓜葛比較好,更何況純音你還是我們初中部的學生會會長,影響你之後在高中部的聲譽就不好了。」

  女生絲毫沒有半分憐憫的意思,冷漠的說。

  黃妍葵來到她至愛的天台,微風温柔的輕撫和花兒淡淡的清香融為一體,使她低落的心情得到了不少緩和,堪比最有效的治療。

  那是她除了圖書館外最常去的地方。由於這天台是位於舊校舍,加上是午餐時間,所以基本都不會有人來打擾。不過正確來說,壓根就沒有學生會想來這種地方。

  天台的面積雖不大甚至俗氣,只有一張長凳和幾盆植物,和學院處處的華貴裝潢格格不入,可謂天和地的差別,但正正因為這種簡樸,給了黃妍葵一種家的親切感。

  她坐在橫木製的凳子,翻閱從前寫的日記。

  「今天課堂討論又沒人跟我一組。」

  「早上的時候又被前桌嘲諷。」

  「今年的百合花也開得好美。」

  「終於借到一直想借的書,太好了!」

  「放學和媽媽到菜市場買晚飯材料,老闆送了些橘子給我們!下次帶點家裏的滿天星給他吧!」

    雖然會翻到一些不好的回憶,可是用彩筆記錄的文字卻佔了一大半。

  翻著翻著,不知不覺就翻到本子的最後一版,那句熟悉、明顯用墨水筆補筆多次的句子流入到黃妍葵的眼簾,直接把她帶到回憶的海洋。

  「鳴鳴—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去學校。爸爸你陪我啦!」

  「妍葵啊,爸爸身子不舒服,媽媽等會還要陪他去醫院,你今天就先乖乖自己一個人去學校吧。」

  「我不要!我偏不要!」

  「別再胡鬧!」

  「阿萓……別罵他了……」

  一把厚實但聽起來卻是有氣無力的聲音出聲制止。

  「妍葵寶貝,你要學會獨立才行啊!爸爸可不能一直陪在你身邊。」

  「但是……我害怕。」

  「不必害怕,世上很多看似困難的事其實解決方法都很簡單,只要你肯做,沒有解決不了的事,凡事總有解決的方法。爸爸會一直守護你哦!」男人慈祥的臉容是女兒對他最後的記憶。

  「凡事總有解決的方法……」

 日記上的文字直接衝破她的心防,一顆水珠在她的臉蛋順流滑落,再次把本子上的句子化開,黃妍葵立馬用手把水抺掉,可字始終還是化開,然後變矇糊了……

  「哈哈,看樣子又要再寫過了。今天放學還是去圖書館一趟吧!順便計劃一下上課時想的故事!」

  黃妍葵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臨走前,她又一次循視了四周的環境,抬頭仰望天空的藍天白雲,嘴角終於微微上揚。

「爸爸,你一定會一直守護我對吧?」

  女孩的笑容完全不輸給天上的太陽,她離開天台,準備繼續上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