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川保尔

永远的在校大学生,写作者,哥特趣味,反刍恰克•帕拉尼克。

白雪王子

……其时女王老迈,无法理政。人称“白雪”的王太子权倾朝野、祸乱一时,王国上下无不怨声载道。

女王的新丈夫身为男巫,善于刺探钻营,野心勃勃。他听说王太子的外号有两个渊源,一是此人久掌军权,冷漠之极,曾直面雪崩而神色不变;二是此人恶行众多,其中又以凌虐未经人事的少女最为令人发指,还因此沾沾自喜,美其名曰“红花染雪”。

王夫向魔镜求来一计,遂开始以纨绔废物自居,不时向白雪王子奉上美貌处女作为礼物,逐渐打消其戒心。

时至秋猎,王夫将一名猎户家的女儿送入王太子帐中。当夜,王子因白日毫无猎获,怒意正炽,打算在床上好好发泄一番,毫无防备之下,竟遭少女一剑穿胸。

正可谓祸不单行,得到王夫通风报信的叛军也已杀到附近,白雪王子重伤之下将计就计,诈死甩开少女,没头苍蝇一般逃入林中,力竭昏倒,眼看将死,又巧合为巨人七姐妹所救。

几位巨人常年居住于深林中,不谙世事,王太子心生歹意,称自己是遭人迫害流落此处,哄骗七位巨人帮助自己回国争夺王位。巨人各有打算,心意摇摆不定。

一名游历的商人来拜访巨人,却只见到独自留在住处的白雪王子。两人略作攀谈,商人想送给王子一顶头盔,被王子指出头盔的颈带是个死结,戴上只会越扣越紧;商人又送给王子一把长剑,被王子看破剑柄上藏满了倒刺,一旦拔剑就会刺破手掌,注入毒素。

男巫假扮的商人索性开门见山,要求王子放弃身份和土地,他也放弃对王子的追杀。王子嗤之以鼻,向男巫发起挑战,结果惨败暴毙。这时正逢巨人打猎回来,男巫不愿败露行迹,仓皇离开。

巨人愤懑且无奈,只好带上王子的尸首,前往最近的人类城镇寻找殡葬承办人。

又说到杀手——她足智多谋,早就看穿巫师和王子完全是一丘之貉,故意留下王子一条命,自己也趁叛军偷袭当夜的混乱逃往国外,避开巫师的清洗。接着她改行做说客,周游大陆各国,力陈拨乱反正的必要性,邀请各国贵族和王室出兵维护贵族继承的纯洁性,告慰女王的灵魂。

一位雅称“白马”的公主对此颇有兴趣,同意带头组建联军,还邀请杀手担任掌旗官和副手。公主联军开到王国边境,微服查探情况的公主和杀手巧遇了巨人一行,因为误会而剑拔弩张,杀手最先醒悟过来,向巨人解释了来龙去脉,巨人姐妹慨叹于人类的心机,将王子的尸体转交给他们。

公主心生一计,命人安排一些巫术把戏,然后向各国宣告白雪王子和白马公主联姻的消息,婚礼结束后,两国联军就将打起勤王大旗,前往王都捉拿宵小。老女王与她的新丈夫赫然在宾客名单之上。已成了王国摄政的巫师几乎摁裂了魔镜,还是无法确认白雪王子的死活。

男巫心怀侥幸,带着女王的头发和血液前往赴宴,打算当众戳穿假冒白雪王子者的谎言;如果证明白雪王子确为苟且偷生的王家血脉,他不介意当场施展毒咒,再杀一遍。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而且空得有点厉害——几名力大无穷的巨人在路上拦住摄政车队,白马公主的骑兵将男巫的手下冲得七零八落,“白雪王子”则杀进车厢,男巫对着手中的血瓶不住念咒,对方丝毫不为其所动,只是举剑。男巫授首前惊骇尖叫,像是明白了什么。

从此,白马女王和“白雪国王”共同统治这个国家。国王殁后一年,女王也魂归故里,二人无嗣,王位由女王的弟弟继承。

二王共治期间,人民对王太子——现任国王——的评价大有改观,说他处事公正,有老女王遗风,似乎是母亲之死和丧失权柄、流落异乡的磨练改变了他。

至于“白雪国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只有她本人知道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