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川保尔

永远的在校大学生,写作者,哥特趣味,反刍恰克•帕拉尼克。

意味不明

“我爹喜欢开灵车漂移。”

“你说什么?”渡鸦摇晃一下,伸手抓住腰际的绳子。

桥吊司机喝掉最后一口咖啡,抹了抹嘴,说:“你昨天不是问我,我爹是不是公务员?我顺着你的话说啊。

“他老是公务员,没错,不过他老刚进单位的时候,是负责给人运骨灰盒的。”

“呕,运骨灰盒的公务员。时髦。”渡鸦说道。

“你觉得他现在厉害了是吧?充其量也就走点小关系,把他以前的工作安排给我……”司机松开手指,廉价咖啡杯落在他两腿间的塑料桶里,“就算工资不低事情不多,也没人喜欢和死人灰整天待在一起。”

“我要纠正你,骨灰是骨头渣子。就像是炖汤喝剩下的骨头碎片。或许这能叫你心情好点。”渡鸦说,“毕竟不是到哪里都一样的灰了。”

“去你妈的,至少我不喜欢。”司机说道,“所以呢,你老满不满意?”

“满意。”渡鸦说,”我喜欢火葬场。“

“扯淡。你差点掉下去。"

“说话要讲道理,一阵风而已。还有件事……”

渡鸦拍拍手上的白灰,对着驾驶舱奸笑起来:“你的特种驾驶证,不是考试拿到的吧?”

”资本主义。不要在意。“司机喝了口可乐,“进一步说呢,我现在完全可以去驾校,教育下那些拿钱不干活的蠢货,什么叫‘开车’。”

“信心很足,没有卵用。”渡鸦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面朝晚霞,张开双臂,“教练们也不是通过考试上任的。”

“哈,资本主义。我不在意。话说回来,我可不觉得那些人的日子比我好过,”手掌厚的钢化玻璃舱盖缓缓降下,司机伸手对驾驶室外的渡鸦比了个V字,“开工开工。我会继续帮你找兼职的,下班再聊。”

“是啊,反正教练们和你也就只是亚迪斯亚贝巴王子和印度低阶白领的区别……不过就这么个逼活,我还是觉得没劲啊。”

“别挑了。”司机最后说道,“就想着,单纯为了桥牌俱乐部凑个入场费吧。”

渡鸦说完跳下了吊臂。“啊呸嘘!!”

“少看点北斗神拳。”司机叼着可乐杯子,伸出左手撸开右臂的袖子,看着表说。

“人都有点龌龊的小爱好,我的小爱好就是看北斗神拳,你管不着。”

“白痴肌肉漫。请牢记员工安全守则,随时保持无线电清爽……”

渡鸦哼笑一声,不再说话。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