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50222 
桐川保尔

中国-纳粹问题

https://m.douban.com/note/766941144/?from=singlemessage 纽约客这篇文章从史料和文化工业两方面深入剖析了纳粹德国和美国种族主义的互相影响,而我们社会帝国主义风头正劲的今年,纳粹德国技术上已经没了,所以也基本上没有人敢用简体中文...

桐川保尔

意味不明

“我爹喜欢开灵车漂移。” “你说什么?”渡鸦摇晃一下,伸手抓住腰际的绳子。桥吊司机喝掉最后一口咖啡,抹了抹嘴,说:“你昨天不是问我,我爹是不是公务员?我顺着你的话说啊。“他老是公务员,没错,不过他老刚进单位的时候,是负责给人运骨灰盒的。” “呕,运骨灰盒的公务员。

桐川保尔

少量Kinky随笔

在同一天,有两个年轻人,名叫水桥(Mizuhashi)·帕尔希的日裔二代美国人,和意大利籍留美博士奇鲁诺·诺雷吉,也在谋划着他们的大事。他们是典型的天才,从小接受精英教育,还未成年就已进入研究所工作。他们父母的苦心栽培使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自己这样拥有独特才能的人,对人类有着额外的责任。

桐川保尔

盐歌

你喜欢盐吗 不是作为调料,食物的盐 觉得祁克果、尼采、萧沆都是盐 也有其他的,不出名的人,也是盐 残忍的痛苦的洁净 盐粒撒在伤口上使人剧痛,但人体里充斥着盐 遥远南方的夏天里,新摘下的青绿的芒果要佐以盐食 菠萝要用盐水浸渍才不会分解你的嘴唇舌头吃到流血 也有听过,...

桐川保尔

Sexy Desolation 1-3

按:今年上半年结束之前,我搬出宿舍,在外面住了一个月。租住旅馆的房间在走廊尽头,窗外是个居民区。六月份每一天都很热,想喝水要走很远去大路上的超市买,夜里还有狗叫扰民,但我总是怀念在那个房间度过的一个月。我总是怀念坐在沙发上享受背后窗户和面前电风扇的双重吹拂,怀念复习到一半扔下课本...

桐川保尔

Wild Pub 0-2

#0 酒馆老板叉着腰环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这家酒馆不算大,只有一层,没法给客人提供住宿,不过桌椅和吧台倒是布置得井井有条。这年头你能买到的所有酒整整齐齐码在玻璃制酒架上,储存自酿酒的大木桶则放在吧台下面。就在这时候,一根枪管顶上了酒馆老板的后脑勺。

桐川保尔

女权三篇

1. 我认为女权实践不能强求共同体,因为并没有一个整全性的男性压迫者,也不存在作为女性整体被压迫的共同体神话。秋瑾怎么和慈禧太后做共同体?小鳄鱼毛毛之流很喜欢用这样的宣传逻辑扩大他们的影响力,这种公权力面前我唯唯诺诺,(女权)异议者面前我乾纲独断的注意力掮客从来没少过。

桐川保尔

歌女记(未完)

七弦琴少年和父亲最后吵了一架,愤然离家出走。哥哥姐姐们有些忧虑,想把他叫回来,最近大路上不怎么太平。父亲手一摆,示意这个不肖子和家里已经断绝关系,谁都不许再管他。少年从小就喜欢弹七弦琴,只花了几年功夫,他就比村里任何一个人弹得都好。接着他看上了教堂里的琴谱,每天找小司铎软磨硬泡献...

桐川保尔

小说家的一夜

写不下去了。小说家叹了口气,伸手用力搓了两下脸。他对别的事情从来都不算苛刻,但是写作例外。只要在五百字以内用了两个性质重复的词汇,他就会从心底感到一阵阵难受。还是出去转转吧。这样想着,小说家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冷咖啡。小说家的房间很窄,窄到烧一壶热水泡方便面就能让屋里温暖如春。

桐川保尔

独角兽

不知是什么时候的故事了。东边山脚下有一家猎户。猎户的女儿特别喜欢独角兽的传说,从小就想见到独角兽;在女儿十八岁的时候,猎户打算让女儿和附近村里信使家的儿子结婚。少女想,要是自己不是纯洁的女人,那就再也不可能见到独角兽了,于是悄悄准备了补给,一个人偷偷跑了出来,去山上寻找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