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借我」完結篇答客問,期待您的來信

时代病人

谢谢马芳老师的节目,从看理想的《听说》开始,一路听到《音乐543》和《耳朵借我》,知道了音乐是一件多么美妙而又值得人投入的艺术,您的声音也伴随了很多开心和难过的日子:那些睡不着的夜,感情的获得与失去的时刻,对未来的踌躇满志或失望无力,希望以后能有其他方式继续听到您的节目

就中港川粉现象答西班牙某报记者问

时代病人

没有数据支撑,但是从反共的港台人士的社群(比如tg)来看,感觉香港自由派川粉的数量多于台湾,但是最近民调做出来又是台湾川粉比例比香港大。不知道如果就说港台这两地对于美国/川普的认识是不是受到各自不同的殖民历史和社会运动的影响。尽管和川粉民调数据有出入,但个人还是感觉从政府政策、社会普遍意识形态来说,台湾社会会比香港更左一些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 5 黄金时代

国是与风月

时代病人

个人认为作者和粉丝读者之间肯定也是有权力关系,但是这不代表就不能有亲密关系了。和老师/学生,上司/下属这种权力关系不同,粉丝和偶像作者之间的权力关系没有那么制度化和不平等,所以意识到这种权力关系的存在更多是要提醒在进入这段关系的时候要避免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多制造平等的环境。陈纯老师的生活环境不易,除了说声加油也没有什么更多可以做的,希望一切安好

「耳朵借我」入圍55屆廣播金鐘獎最佳流行音樂節目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