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6311um

keybase.io/para6311um

Antebellum

如果想要和平,那就准备开战。— 古罗马谚语

当下,科技巨头,暴力机关,金融部门争相欺压庶民。

科技巨头,通过构造社交网络和注意力经济,诱惑用户在岁月静好中自愿放弃隐私,放弃数字与现实身份的隔离,贪图“方便”成为广告商与监控者的砧上鱼肉;消费主义对人们欲望的刺激一刻不停,抓住消费者心理的论述层出不穷 — 人们第一时间去买最新的物联网家居,可穿戴设备,数码产品,无非是把数字采集器戴到身上,带进家门。

零七零八年的金融危机尤在眼前,雷曼兄弟尸骨未寒,而世界经济已经走到了另一个吊诡的十字路口。多个主权国家正式进入负利率时代阿根廷通货膨胀高达 50%;与此同时,中国的对跨国资本的管制一刻也没有停止。在经济危机,意识形态的纷争之中,国民的财富不过是当权者手上的一张张牌。可预见,如若世道浇漓,财富的再分配将会是一个没有公义的过程。造成危机的银行家,政治人物,精英阶层不会被惩罚。庶民的财富积累将会又一次作为重启经济引擎的薪柴。一并点燃的,还有千千万万国民对自身财富的幻觉 — 原来手中的财富,本质上是一张张签名的欠条,而国家则各种宏观金融工具让这些欠条变成废纸:

... a big part of the deleveraging process is people discovering that much of what they thought of as their wealth was merely people’s promises to give them money. Now that those promises aren’t being kept, that wealth no longer exists. 1

当然,乱世之中,怎能不提到暴力机关。当一个社会被滥权的暴力机关接管,那么以上提到的所有,并联个体的人身安全,将会进入加速恶化的过程。社交网络会被审查,数字历史成为勒索与污名化的材料,个体的言论与金融自由被限制,监管者试图为每个个体建立一副包含万象的数字身份,并给它一个分数。到最后,人人自我审查。不对称的暴力,不对称的技术,不对称的透明性,历史一次次说明了只要这些不对称存在,那么它们就会被用于侵害异见者,为当权者牟利。其中利害,跟一个人是否当下身在 “民主社会” 没有太大关系。毕竟,大家也可以看到曾经的避风塘怎样在短短二十年间便沦为滩涂。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应有什么样的信念,才能保存自身?我相信,如下两点信念很重要:

  1. You are alone: 个人要对自身数字身份,权利,乃至财产负最终的责任,不应寄希望于国家,机构,或者其他个体会依照她的利益行事。即便依存于他们,最终亦应该对互相利用的关系了然于心
  2. You are not alone: 在不违背上一点的前提下,与抱有共同志向的个体交流,合作,传播工具与经验。毕竟人非孤岛。在如今这个高度连接的社会里,即便一个人坚如堡垒,每一次与他人接触都会导致某种程度的防备消融。唯有将保存自身的方针沿着网格传递开去,才能消除身处网络中最弱的一环

第二点便是我想在这个平台做的了。通过一系列文章,围绕密码学工具,加密货币,数字身份寻求当下这个时代保存自身的最佳路径。或许,这样做,庞大网络的某一个角落会变得稍微稳固一些。

“Fate whispers to the warrior, 'You can not withstand the storm.'
The warrior whispers back, 'I am the storm.'

延伸阅读:

  1. https://www.principles.com/big-debt-crises/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