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无所事事,其他时间从事法律工作。

小抄:娄烨的新电影与我的失落之城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先导预告昨天出来了。

第一次听说娄烨拍冼村故事的时候就莫名激动,似乎广州终于回到电影史了。作为一个在广州生活了十年的人,在近年或经典国内现实题材电影频繁出现的北京上海重庆江浙等城市不无妒忌,彷佛不被铭记一般失落,就如在一个以北方文化为主流的国家中,地方的南方的(广东人说的南方肯定是广东啰,笑)就无足轻重了。

上一部以广州来讲故事的电影似乎是云中的《呼吸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唯一一部(如有朋友知道有同类电影麻烦推荐一下)?可惜的是,《呼》不是一部大规模院线上映的电影,一个前影评人和年轻导演的处女作虽然去参加了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的“新导演”竞赛单元,但影片也只是在国内几个城市小规模点映了一下。《呼》中胶片色与爵士、蓝调下的广州太暧昧了,一碗润色过的莲子薏米百合糖水,但是当电影里天河东路人行天桥上的路灯在黄昏时候瞬间被点亮,这个镜头直取我咽喉,是平庸的照映,也是记忆的回旋,如不爱吃甜也吃得干净了。

而娄烨镜头下的广州可以去柏林,可以在院线拿最好的排片,可以被广泛叙述与分析。但是这座城市在里面可能无足轻重,也可能没有私人情感的渲染,但冼村是无法忽视的,如每天去CBD上班的人,总能看见这个常年盘亘在珠江新城的破旧建筑群,十年里面岿然不动。这个裂缝在这个国度似乎到处都是,可以是广州的,也可以不是。

广州似乎是一个被模糊了底色的城市,当然我也不同意有所谓的“城市人格”,一座城记得历史才有人格,而它不过是个被动的失忆症患者。这座城市开始自称千年商都,真是与三十年前一样,唯独没有“开放”的味道。去年有个外地朋友来广州,我作为地主带着逛了几圈,该吃的虾饺凤爪竹升面吃过了,她忽然问我会如何描述广州以及这里的人。忽然间像是被抓了现行,装腔作势胡扯了几句敷衍了过去。

最后,娄烨也蛮厉害的,拍冼村都能拿到龙标。

广州2電影191中國442娄烨1
46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