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伟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把人民对公共领域的利益诉求转化为各级政府的执政目标和竞争标准,依据他们在此标准下取得的成绩来决定晋级者。

从选票政治的现实归纳不出人民如何才能成为国家的主人

發布於

既然“西方选票政治模型”并不能体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我们对这一现实的归纳,顶多只能归纳出“西方选票政治”的一些变量关系,但就算你把其中所有的变量关系都搞清楚了,由此获得的认知也不能指导人们如何成为国家的主人,因为它们不是同一类别的事物。就如同你天天研究水煮鸭,顶多只能让你制作水煮鸭的技术日渐精进,但是你不可能从中了解到烤熊猫肉的制作工艺。

如果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一国的政治现实体现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我们不仅无法从“西方模式”中归纳出人民如何才能成为国家的主人,我们根本上是无法从任一政治现实中归纳出人民如何才能成为国家的主人,因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这种情况作为观察对象是缺失的,我们只能采用演绎的视角。那些尝试通过对各国政治现实的研究来窥见民主真相的人,从一开始就走错道了。就如同烤熊猫肉一样,它是不存在的,但当我提及烤熊猫肉一词时,所有人都知道我在谈论什么,大家到底是从哪得知一个并不存在的事物的界定标准的呢?显然不是通过对烤熊猫肉的观察,而是从一般性的烤肉的界定标准里演绎出来的,假如一般性的烤肉的界定标准是:经由炭火烤制或烤箱烤制或其它烤制方法烤制而成的肉食。那么演绎到烤熊猫肉上面,就可知道它是指经由炭火烤制或烤箱烤制或其它烤制方法烤制而成的熊猫肉。

虽然我们在演绎时用到的依据也是来源于归纳,但此时的归纳对象不是我们要获得的事物本身,而是相应事物所归属的更大的类别,比如我们在确立烤熊猫肉的界定标准时,要归纳的不是烤熊猫肉本身,而是归纳出烤肉的界定标准。那些精彩纷呈的政治现实没有你要的真相,但你手中的面包却隐藏了这个真相,你只能老老实实的,看起来很无聊很低级甚至有些搞笑的观察“你与这个面包之间的关系”。

我们最后补充一点,有些人会认为我在使用类比,他没有看出其中的区别。从A直接到B,叫做类比;从A到AB共属类别,再到B,就叫演绎。在前面的论述里,我是先归纳出了“一般”,然后再演绎到民主这个“个别”上面的。在后面的论述里,我提及的一些个案也是为了讲述其中的“一般”,而不是用于类比,但这种“从个别到一般,再从一般到个别”的痕迹会轻一些,主要是为了用尽可能少的文字把事情论述清楚。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论民主)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

民主的充要条件

我们为什么会认同民主

选票政治并没有体现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论民主)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

民主的充要条件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