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如果可以1秒到位,絕對不想玩七進七出的戲碼。

時刻叫自己「放輕鬆一點」、「生活得喜感一點」,成為疫下口頭禪。近日記錄的東西都太沉重,總是離不開疫情、網絡霸凌和分化類貼文,教觀者都陪著我嘆氣。想想,又何必介懷自己周邊有否「冷靜而理性思考」的,或許個別還真的不存在這種「成分」。

連續兩週不間斷的全民核酸走到第八輪,偶現疲憊的醫護在社交平台上貼文,看罷笑出眼淚,尤其在反復品味那兩句「如果可以1秒到位,絕對不想玩七進七出的戲碼」,把「撩」的動作描述得精闢入肉。

借文貼出,原文如下:(口語俗語的部分比較多,請見諒。)

長文廢話~ 幫人撩核酸有感 話說由第一次全民開始,我每次都有參加幫人撩核酸。有d說話真係不吐不快,可以當係時代見證🤣。其實市民選擇撩鼻定撩口對我們來說,都沒太大所謂,反正我地都係要做。 但是 但是 ......無論撩口定撩鼻,都一定係唔舒服,又唔係去揼骨按摩,點會覺得舒服。每個人對唔舒服的定義都好唔一樣,亦有人今次撩無乜感覺,但下次可能就十分不適(鼻甲肥大,充血,發炎等等)。 大多數市民都會唔該醫護人員,但有d會因為不適而對我們惡言相向,覺得是因為我們太攰,將怨氣發洩係大家身上,但我可以講,你地真係唔好諗得自己咁重要。全民核酸期間,大家平均上班由8-12小時不等,甚至我有d同事不停ot到16,18小時。我們幫全澳60幾萬人採樣,我就算唔幫你撩,仲有千千萬萬個人等著我撩。所以你諗下,如果我真係咁唔爽你,我只會想快d做完,然後你可以快d走(sorry, 因為我冇得收工,如果唔係我選擇我走)。醫護人員如果可以1秒做完,唔會想同你糾纏30秒,甚至1分鐘,因為我地真係好攰。 另外 另外 .....我真係想同撩口ge人講清楚,撩口唔會比撩鼻舒服。正確撩口要撩到喉嚨,咽喉後壁ge位(即係你伸隻手入去,自己都想嘔ge地方)。請問,你自己掂都想嘔,我點樣撩得你舒服d?我地真係做唔到。亦都唔好問我地,點解上次做到,今次唔得,我都好想知。大把人覺得撩口冇咁唔舒服,係因為自己用條脷頂住支採樣棒,咁撩唔到喉嚨,你未唔會想嘔,唔會唔舒服囉。但根本就做唔到,採唔到樣,呃9自己之餘,又玩9個醫護人員。都係哥句,唔係醫護人員為難你,明明就係你為難緊我地,如果我可以1秒到位,我絕對唔想同你地係到玩七進七出ge戲碼。 仲有 仲有 .......我知道家長好心痛小朋友,唔想小朋友喊同唔開心。醫護人員都唔想。但冇計,全民採樣係政府政策,既然決定做,就要好好做。我地只可以認真做好佢。醫護人員可以快手d,輕手d,但我地無可能配合家長呃小朋友,或者扮做左。真實案例,早2日有家長叫我輕手d,我ok,但支棒都未入去鼻腔(唔好話鼻咽)個呀媽已經想郁手扯返枝棒出黎。最後係一番擾攘下,先成功做到,當然就係小朋友喊,老母嬲,我好委屈咁完左呢件事。最後ge最後,老母話:佢會認住我。hello?認住我採樣採得認真?定認著我冇幫佢呃個小朋友?我真係諗唔透。 我地明白,大家日日被人撩好攰,但醫護人員返工都好攰,我2日撩你1次,我每日返工撩自己3次,我只可以講,大家辛苦了,但麻煩大家多多配合,謝謝。😍

誠然,市民每次面對一兩名採樣員每次採樣數十秒,採樣員每更面對三數千名市民每次工作八小時或以上,如果可以,在不違背職責和正確採樣的前提下,我相信他們還真是比市民更百倍千倍地希望儘快完成,並令彼此感到舒適。

年輕時的自己情緒較為兩極化,要麼很積極樂觀,要麼就抑鬱失落,情感的天秤僅可維持平衡,然兩邊秤砣都非常重,稍有比重偏差,就會整個翻倒。如今老了,意識到須對人事淡然一點,處世走中間一點,持平常心態多一點,離大是大非的爭議遠一點。奈何有時候在網上見到有感不平之事,還是管不住十指,按捺不住在個別貼文下打起留言。但以儘量維持禮貌的語調,說出事情的本質,不妄加評論不鼓吹搧動。留言,非旨在衛道或撥亂反正,僅希望為日趨打手化又「誰大誰惡」的討論圈中,注入一丁丁點正向能量。

想不到我這一介小師奶於日前所留下的短短5行字,竟引來有頭有面有政治身份社會地位的大人物以3倍的字數來「回應」,看來我的文字還是讓她有幾分上心,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被評文理不通、被批情感勒索,這又何妨?我只希望帶給大家一個再行思考的契機,在反感抗疫策略影響經濟民生、在懷疑以政策窺探大眾私隱綁架市民自由的同時,能考慮到社會上尚有老弱幼小性命堪憂需要被保護的一群,暫且配合防疫政策與全檢排查,稍稍犧牲一下個人鼻孔口腔的舒適感。表述完成,便已足夠。


昨天起小城進入相對靜止狀態,不配合防疫法隨意上街或不配戴相當級別口罩的人士,將依法科處。警察總局民防行動中心協調澳門海關、司法警察局、治安警察局,並聯同行政公職局及34個政府部門和機構各司其職,到全澳各區進行巡邏、執法行動及宣傳勸喻工作。首階段只採取勸喻形式,往後將進行直接的檢控工作。至昨天下午,共有九百零五人「不太聽話」,未有很好配合政策,有些出外跑步、閒坐公園、帶寵物散步,有些則沒有戴好口罩、在街上吸煙等。與民生相關的產業如常運作,街市和超市都略見人龍,市面上人流是減少了,但似乎還未達到很「靜態」,希望一週之後會見到明顯的防疫成效。否則本已紛紛揚揚的網上爭拗屆時將更形劇烈,這絕對不是個好現象。但說到底,民眾的自覺自律和配合度還是最根本的。

我們的小城生病了,也許不是現在才病發,也不是從6月18日起,甚至不是3年前,很可能早於經濟騰飛時已開始。只不過當時有的是治病的錢,於是乎鮮少見有「大病之人」;如今整體環境已不復當初,縱有良醫良策,亦無法負荷長期且有效治癒大眾「心疾」的糖衣良藥。惡疫橫行,各行各業均深受其害,無法質問無影無形的病毒,唯有紛紛要求政府為經濟損失「埋單」,要求醫護公職社團博企老師義工等核檢站執勤者為其時間上的損失及肉體上的苦楚而負責,亦有人要求有工作有薪酬的人就該「停薪減薪」與民「共渡時艱、共同進退」。我不是當事人也不是當權者,以上的,僅轉載而不裁量。二十年來驕慣了身子。假如有一天要像當年開荒闢土的我們父輩一樣為小城從頭打拼奮鬥,說多困難就有多困難,而且還不知道有這股決心的人到底有多少。純屬虛想,現在談論這個為時尚早。

我想我還是早點進睡,儘量清醒地迎接明天好了。


(疫情撮要:新增57例陽性個案,17管陽性採樣,累計1583例。又一名八旬患者離世,累計三個因疫死亡個案,皆為長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