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苇

在不可抑制地往下坠

超级不靠谱城市夜游指南

重回赋闲状态,回看两年前赋闲时写下的文字,竟然觉得浪漫得不可思议。在深圳的赋闲时期,我每天往书店跑,有时在书店一待就是一整夜。到了破晓时分,再骑个单车在树下穿行,回家睡觉,下午睡醒后继续赶往书店,这就是我最正常的作息。

那时候,书店里的饮料通常比书还贵,而落座又必须消费。于是不买书的时候,我就等到下午6点,书店在折价出售当天面包时,花12块买三块(还是两块?)面包,这面包既能果腹,还能支撑我理直气壮地落座书店,熬夜到天明。

7月是招聘淡季,简历我也投了几份,几乎全是投往北京的邮箱地址。投完也不着急,就这么消闲度日,就像是扔出了漂流瓶,至于到底会不会被人捡起,什么时候被捡起,一点都不关心(年轻人真是心大,现在好像也没变)。

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状态,真是由衷羡慕。

就偷个懒。放一篇旧文吧(matters上可以这样操作吗?)。

白日,人们形色匆匆,仿若太平洋里的鳞虾,一骨碌扎进生计和理想的潮水中。而有几人像夜游侠这般,发了疯似的极喜爱在深夜穿行,将自己的色彩晕染进这张墨色的纸中?

这里,从来没有遥远记忆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霓虹灯眨巴眨巴,无时无刻不显示它的存在。

对于一个意志摇摆的夜游侠来说,不管“中原腹地”如何“咕嘟咕嘟”地上演空城计,都一定把持住,毕竟对于轻盈待飞的魂灵来说,臃肿的躯壳无疑增大了起飞时的地心引力。

今夜有些特殊,却也太过稀疏平常。在无数个这样的深夜,方向盘的掌控者们,是撒旦的爪牙,在深夜的欲望得到满足,乱意迷情支配了他们的神经。

在这场与撒旦的游戏中,夜游侠须万分警惕,向左多偏离一度是万丈深渊,向右多偏离一度也叩不开别人沉睡时的心门——夜游侠们只能在既有的安全地带中穿行。

因此夜行者们的游戏,是有规则的。庆幸共享单车在手,回程无忧。夜游侠们必须保证骑行路线,与白日穿行的人流是一致的。

在霓虹照耀的漫长街道,芒果树成了安全与危险的结界。它们投下阴影,铺出一条夜游侠的庇护带。这条庇护带上,曾遗落过一颗颗闪耀着灿灿金光,被树神贬下凡尘的“星星”。

而如今,它投下的阴影,掩去游侠的身形,掩去游走的痕迹,掩去深夜五颜六色的慌张与不安。那恰似树影给予了夜游侠们段誉的绝学——凌波微步的功力。

深圳凌晨,树下栖息的流浪者

榕树下辗转的流浪者们啊,当路边街灯再次印上你的脸庞,茫茫人海之外何处是你的故乡?

“海风拂过椰树,吹散一路的风尘。”这风,是无需与被子发生肌肤之亲,也能有个好梦的清风,是闭上眼睛相信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一定洒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深深的笃定。

感谢这个不高的纬度,和晴凉的季节。

默默走开,不扰人清梦,是作为一名夜游侠的基本素养。

这亦是调皮的风,拨开夜游侠的一缕缕发丝,撩拨起辽远的情丝……

“咯吱——”夜游侠回到了安放躯壳之所,点亮黑镜,“啪嗒啪嗒”敲下了一篇题为“超级不靠谱城市夜游指南”的文章。

然后在沉沉的思绪中,沉沉地睡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