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突破書誌 Breakazine》前總編輯,dot-com-fever時代做過網,不出席網友活動的自閉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2019年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著作《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傳什麼福音

生如螻蟻。 Photo source: 《他人即地獄》

近日又再重寫自己的gospel statement,其中一個近因,是有些基督徒又來圍攻,說我們不傳福音。

少年時代在教會查經,查經組長總愛叫我們用自己的說話再講一次,不要直接照讀。這個方法其實幾好,因為不求甚解的信徒實在太多,照抄照讀最是容易,一字不漏照背答案是應試的必殺技巧,在教會文化中更可成為「尊重聖經」的託辭。

然而,信仰從來不應這樣。

每次用自己的用語來重寫對福音的理解,都有許多新發現,在在反映出當時的自己,累積了什麼知識和體會。

今次,我把重點放在權勢的勞役上:「福音就是宣告,藉着耶穌基督,我們有了脫離被世俗權勢奴役的機會,從罪的枷鎖中釋放。」寫完之後再讀一次,忽然想起,上年我在自己的書中,其實已經寫過。

拙著《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1-1
「歷世歷代的聖徒,都鼓勵我們不要屈服,要挺起胸膛,抬頭做人,把生命連於天國,與十字架上的耶穌同死,與復活的基督同活,跳出塵世的時間線,從永恆的視點回看今天的高牆。

「而打開天國大門的鑰匙,全在於耶穌基督所展現的良善。當阿摩司說,「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我們看見一個天秤擺在面前,天秤的兩端,分別有來自天國的善和地上的惡,陳明生死與禍福,上承〈申命記〉的傳統,呼喚我們據揀選生命。

「揀選生命,不意味當下我們就能成為道德完美的聖人,或一生衣食無憂。我們仍然要面對凡塵俗世的跌跌碰碰、軟弱朽壞、死別生離;但我們從此有了不一樣的視點,相信世間有另一套真實,擺在眼前的艱難不是永恆,世上的權力不是絕對,黑暗絕望會有盡時。」

福音的核心在於耶穌基督,以耶穌基督為我們的恩主,是信耶穌的共識;但這一個宣告,在新約的羅馬時代,是把凱撒的名號奪取過來,用意十分明白:那個被羅馬刑具處死的耶穌才是我們真正的恩庇者,凱撒你算老幾?

(誠意推介鮑維均博士上年年初在播道神學院的公開講座「人民的恩庇者」。)

如果我們今天,高舉政權金權帶來的安穩,卻與政權金權手下被奴役的受苦者劃清界線,我們在傳的究竟是什麼福音?抑或,我們所做的是把人再次捆綁在權勢的奴役中,把人套回被罪掌權的社會枷鎖之中?這good news又何good之有?

Pakkin


當上帝喺香港講廣東話

政治陰霾下的香港書展

Kind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