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突破書誌 Breakazine》前總編輯,dot-com-fever時代做過網,不出席網友活動的自閉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2019年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著作《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偽裝沒有既得利益

發布於

有一天,午餐閱讀,從書架取出放下很久的書,Samuel Wells的《權力與激情》,在陌生餐廳的一角,讀到這一段,笑了出來。實在觀察得很銳利。

//擁有行政權力的人往往喜歡視自己為公正的調解者。但權力是一份恩賜,主要是用來給予人們自由。我們大部分人擁有的權力,比我們想像的更多。我們也可以嘗試躲藏在公共責任的含混性(ambiguities)裏,或者躲藏於我們沒有既得利益的偽裝之下。//

「擁有行政權力的人往往喜歡視自己為公正的調解者」,朋友一見到這句話就說,這種人,常常把「讓我講一句公道說話」。呵,好像又真啊。

那其他呢?

「躲藏在公共責任的含混性」,我想,可能是所謂「這件事大家有分決定,不要把責任推給我啊」,也可能是「我都係跟規矩做而已」,但明明就是在推莊。

關於推缷責任,W創作社在《小人國》中的缷膊操,真是把當中的神髓捕捉得精準無比。 (抱歉,廣東話only。)

「沒有既得利益的偽裝」,我想,可能是所謂「我遊樣做不是為了自己,係是為了大家」(甚至說是為了公義),也可能是「我沒有收取利益」,但明明名聲、掌聲、地位已袋袋平安。

是的,其實我們許多人,多多少少都是既得利益者,只在於我們有沒有察覺或承認,有沒有小心行使這些權力,避免對人太過傷害。

而如果否認或假裝看不見,傷害就會乘着權力的大浪四散。

如果真要歸結成一點做人的提醒,那就是真誠吧——對別人真誠,對自己真誠,留心別人哼不出聲的困難,留心自己隱沒在暗角的幽暗。

Pakkin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