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津

嗜書,愛玩文字,腦洞蠻大的,有時文藝,有時卡通,有時俠氣,有時憂鬱......,個性多面,真心不變。 做可愛的人,寫可愛的文,聊可愛的事,過可愛人生!

津津戲詞:《愛情轉移》連環劇

發布於
愛情劇不停轉移,像不斷切換的電影片段。感情,總有屬於你可以開往天老地荒的列車,跳上吧,讓我們勇敢啟程。

她,徘徊過多少櫥窗,件件美麗婚紗入眼,醉想,會嫁給什麼樣的人,穿什麼顏色的婚紗。水藍色,清亮使人愉悅,她一定要穿,她的最愛。只是,那個人在哪?


他,住過多少旅館,有過多少次雲雨纏綿,理性早就戰勝蠢蠢欲動,始終找不到一個女人讓自己死心踏地。順眼順心的,怎麼就遇不到呢?


也不是沒試過,就是試了,才知道什麼是不合適,才會覺得分離也並不冤枉。


她問,感情是用來瀏覽的嗎? 像衣服一樣,如果不買下來,始終不會知道穿在身上是什麼感覺,但是,捨得付出嗎? 她,捫心自問。


他答,感情還是用來珍藏,回想過往那些露水姻緣,都在記憶中煙消雲散。現在他都小心翼翼的把每一個怦然的瞬間,用筆、相機記錄儲存,青春不能留白,不是嗎?


我們,都曉得人事如雲,易聚易散,都盼望剎那是永恆,知道不可能,才越要追求印象深,好讓日子天天都過得難忘。走馬看花的瀏覽,剎那滿足:寶貝般呵護珍藏,留戀一世,態度不同,體驗各異。


還記得,那幾年,兩個窮學生,租在一間僅八坪大的套房,桌子佔了三分之一,是書桌也是飯桌,為了省錢,她餐餐陪男友吃50元便當,自己怕他肚子餓,總說自己吃不下,把雞腿給了他,究竟是熬過了多久患難啊,一台腳踏車兩個人,風裡來,雨裡去。也不知濕了多少眼眶,終於有了一點小成績,沒想到男友竟毫無預警地搬離租處,提出分手,他的IG上,年輕女孩的照片,笑容亮的刺眼,經歷了這種背叛,才能知道傷感原來是愛的遺產,那些年,她的付出算什麼?


早年的時候,仗著高大帥氣,也不知流浪過幾張雙人床,清秀可人但控制慾強的A女;活潑可愛但愛熬夜的B女;冷豔性感但嗜書如命的C女;端莊大方但門第觀念深的D女;嫵媚動人但不安於室的E女……..,每一次分合後,逐漸更新對感情的認知,換過了幾次信仰,才漸漸明白自己要追求的是什麼樣的感情。

要經歷多少,才讓戒指義無反顧的交換,走進彼此的生活,成全彼此的生命。

***********************************************************************************************

今晚,依然是浪漫的燭光晚餐,這麼多年來,身邊從不缺追求者,燭光照亮了晚餐,我從白盤映射中看見姿色未減的自己。但燭光,卻照不出個心中所要的答案,戀愛不是溫馨的請客吃飯,我還要繼續抱著寧缺勿濫的心態,不願意將就嗎?同期的同學一個個步入紅地毯,有些早已升格當媽,我卻始終堅守初心,不等到那個人出現,我絕不點頭。

又是個充滿氣氛的夜晚,隨著輕鬆的舞曲,妳扭動誘人的腰肢,像散花仙子般的從籃中抓起一把妳最愛的玫瑰花瓣撒向床上,床單上鋪滿花瓣,像一個盛裝打扮的姑娘,妳說有種力量可以讓它們開出一朵朵盛放的玫瑰,我來不及反駁,妳火焰的紅唇在我耳邊輕語:「相信我,擁抱讓它成長。」,我燙熱的臉霞,一下子刷白,口袋手機震動聲不停,是家中那朵烈花的瘋喚,生命總是需要有呼吸的餘裕,太擁擠就開到了別的土壤。


愛情是場馬拉松,還是場接力賽? 空虛的角落,需要有人填補,感情是否也需要人接班 ,一次次的接近換來期望,下一個真的會更好?沒有人可以活成你/妳想像的樣子,期望帶來失望的惡性循環,是命運和你/妳過不去,還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我喜歡妳,當我的女朋友好嗎?」他怯怯地將身體向我靠近,從他的眼睛中我看到他的期待、害怕受傷和被原始慾念支配交纏的瞳影,短暫的總是浪漫,這樣的告白時分,初始悸動,然後感動,最後於衷難動。女人啊,若能永保醇真,多好。


「為什麼每次妳從外面回來,都不換衣服就躺在床上?妳不知道外面的細菌很多嗎?」

「為什麼每次你上完廁所都不把馬桶蓋放下,你知不知道好幾次我都差點跌進馬桶裡?」

 唉,八年了,還在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愛情真的不適合長跑嗎?漫長總會不滿,爸媽他們結婚三十幾年怎麼過的啊?


青春能有幾年,你/妳要怎麼過,用力燃燒吧,是找一份感情好好經營,會不會等到幾年後發現不是我想要的,那時已經年紀不小了;還是趁著年輕,人比三家不吃虧,每種類型都交往看看,會不會到最後,一緣無成,孤家寡人,大齡剩女? 如果燒完美好青春可以換一個老伴,那還不吃虧,要是青春都燒成灰了,緣字還沒一撇,怎麼辦啊?


「你的胸膛比他更厚實,讓我感覺好有安全感。」我側頭躺在量身訂做的VIP上,盡情撒嬌。

「真的嗎?」他很開心,「嗯,你的溫度剛好,冬暖夏爽!」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是緣分使然嗎? 從沒想過,我竟然多了個頭銜—前女友。前一個他還好吧,看見FB上的訊息似乎要結婚了,希望,我們都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當時的我們的確太年輕了。


「愛情,是背負的十字架嗎?」,「當然不是」妳兩隻細白的雙指銜著煙,從口中優雅的吐出智慧的雲朵,「愛情,是上帝最美的餽贈,怎麼會是原罪,每個人都是這樣,在愛情中享受過提心吊膽,才能夠風雨後見彩虹,嚐到甜美的果實。」,我不置可否,「現代人,速食,淺嚐不敢深涉,不就是因為瞭解人心的變幻莫測,才拒絕做愛情代罪的羔羊嗎?」妳一雙美眸對上我的眼睛,「那要看你在乎的是什麼?」,嘴角泛起意味深長的笑,轉身,踩踏的高跟鞋聲,漸行漸遠。

***********************************************************************************************

妳拿著撈網,像孩子般天真的要去捕撈明湖上的月光,我制止妳這麼做,妳汪汪水流一發不可收拾,鼻涕和眼淚餬在一塊兒,妳說那是妳小時候和我玩扮家家酒的地方,在那裏我們曾經對著湖中月盤立下幼嫩的誓約,「長大後,我要你做我的新娘」。可是,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我們,回不去了。我帶妳眺望家鄉山巔晨起的初陽,妳說,當年的主角、配角一個個都成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之中,我心痛的不發一語,造化弄人,陽光在身上流轉,我只想等所有業障被原諒,如果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挽著妳的手,我帶妳走向屬於我們的旅程,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我們需要多勇敢。妳願意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