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琦

小名珍珠。學人類學。本人很內向,內心很厚話,喜歡畫畫和寫作。 Email:p16028621@gmail.com

閾限之間,關於仙女選拔這件事

發布於

前一篇仙女文章講到了特納(Victor Tuner)的儀式閾限,這禮拜的《民族學》課堂,老師剛好對閾限這個名詞做了一些補充。在寫完仙女文章之後,我總是覺得有一些感覺還沒有在文字裡表述完整,包含儀式時候的氣氛、人我之間的關係,還有寫文章時自己的感覺。趁著思緒新鮮,不如就來以閾限這個名詞,說說我自己如何看待仙女選拔這件事。

閾限是什麼?閾限是儀式階段的中介。法國的民俗學者范傑納(A. Van Gennep)把部落儀式分成了三個階段:分隔(separation)、閾限(liminal)、回歸(return)。選仙女之前的我在分隔的世界裡,仙女選拔儀式時我進入了閾限,成為仙女後我回歸於原有生活,但夾帶了一個新的身份。特納研究過渡儀式(rite de passage)裡的閾限階段,閾限是一個處於「中介」、「之間」的時空,在between的那一條分界線之上,那個時刻我們處於哪裡?既曖昧又模糊。

「就像是特納(Victor Tuner)所說的儀式閾限,在此我非我,但又仍是我,曖昧神聖的狀態處於中介,並有一種集體奔騰感覺。」

在仙女選拔的儀式之中,我好像既不是凡人、也不是仙女。

在閾限裡,大家是共同體(communitas)

在閾限的結構裡面,人們擺脫先前社會關係的位置,然後大家同時融為一體。在仙女選拔儀式裡,你不是廟方主委,你不是廟裡的掃地工友,你不是燦爛時光的長工,你不是21歲的大學生,你是開心的觀看/參與儀式的人,你們是虔誠的信徒。

「有趣的是,當人們目光匯聚於照著日光的天井之地,包含觀看者在內,每個人在這場儀式都扮演著無可或缺的角色,無論那人擲到六個聖杯還是六個無杯,群眾皆為之拍手鼓勵,每個人的心情也隨之澎湃起來。」

在儀式裡,我總能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是一致的,那樣的感覺很奇妙,像是從正在擲筊的仙女參選人到圍觀的民眾,大家都是同一群人,而且是友善、彼此支持的,這樣的氣氛讓我感到喜悅。在閾限裡,關係是「完全的平等(complete equality)」。

閾限是省思的階段

我在仙女選拔儀式的過程之中,總盡力讓自己維持在某種意念之下。

「或者若要用明確的話語表示這種意念是什麼,在維持意念、擲筊過程時,我會對自己說:『江婉琦,不能自滿,平靜下來,靜靜的對媽祖婆說話,意念要正,不可心中有貪。』在這樣的意念之下,選仙女這件事情,如何能不急不徐,意念平靜地不受貪念和自滿干擾,也是一項修煉。」

在通過儀式的閾限裡,當人要過渡到一個新的身份,此時的她/他會接受考驗,社會的、長輩的、心理的,因為人們或自我認知對於新身份有所期待,在閾限中的自己像是在鍛鍊,讓心靈鍛鍊而走向將到達的那個身份。

我是一個凡人,而我似乎在這個意念之下,盡量接近所謂「仙女氣息」。

而也在閾限裡,我覺得我是一個忠心的信徒,我們在儀式裡一起進入某種狀態,在狀態裡省思、祈願、認同,化為渺小的我。

老師在課堂中舉了媽祖遶境的例子:「我們可以想一想,有沒有那個時刻是,你不是用一個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的方式去分析說現在在做什麼。而是你的身體、心靈就進入了那個狀態。當你鑽到媽祖神轎下的時候,你忠心的覺得你就是媽祖的信徒,或者說當你在教會、教堂時候你就感受到聖靈的充滿。在那個時刻,你的感受是真實的,那不是只是用一個所謂的社會功能,或者宗教的社會意義等等,就能夠去解釋你的經驗,那是你在跟結構之間互動的過程。」

宗教之於我,是安定、是祈願的寄託。對每位參加擲筊儀式的信眾來說,我們也像是在香火氣味與杯、鑼敲響的迴盪之間,實踐我們自己的認同。

儀式帶給我們什麼?

像社會戲劇(social drama)。在儀式裡,大家是一個大型的劇場,「劇場裡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象徵的意義,大家要一起展演、達到我們期待的秩序,不管是社會內部的秩序,抑或是社會跟環境的秩序,我們的展演為的是消除社會、群體、個人心中的不安與壓抑。」

佛洛伊德說夢會呈現生命裡擔心的事情。特納說,如果人類社會是一個人,儀式與宗教就像是夢一樣。人和社會生活有許多衝突需要克服,那些原本我們壓抑的衝突被克服在潛意識裡面,衝突會透過儀式、宗教展現出來,而人們透過儀式的展演,消除內心的衝突和矛盾,帶向另一個穩定。

在宗教儀式裡,人們透過各種象徵符號要去證明人間有神、神是存在。神存在的世界被認為是穩定的,神讓人民在生活的困難中有所依托。仙女選拔是一場展演,是人間對神界的復刻,被選上的仙女年節時候在廟裡有義務工作,必須身穿仙女服站在廟門口,對信眾灑聖水祈福。

這樣的儀式也像是將信徒們帶向一個期望的穩定地方:我們期待人間也有仙女保佑,讓我們得以充滿在祈福之中。

最後仙女祝福大家期末順利,身體健康平安~

參考資料:

紀蔚然。2018。⟨閾限概念與戲劇研究之初探⟩。《考古人類學刊》。88:9–34。

(原文寫於2019年1月6日,Medium原文連結:https://medium.com/@p16028621/閾限之間-關於仙女選拔這件事-3100890ae8b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