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琦

小名珍珠。學人類學。本人很內向,內心很厚話,喜歡畫畫和寫作。

我們既仇富又羨慕,貴婦媽媽需要柏金包,那是她戰鬥的裝備!

溫絲黛.馬汀( Wednesday Martin)。《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2016。台北:時報出版。

 

美國紐約上東區的媽媽需要柏金包,就像是你我上了大學,iphone、mac、Fjällräven書包、太和工坊的水壺,變成你一身的裝備。


你需要知道為什麼美國上流媽媽需要柏金包來跟她的媽媽群們戰鬥,因為你也是用著類似的模式在家鄉以外的地方生活,買身旁人用的東西、習慣同學同事旁人的價值。




作者溫絲黛.馬汀( Wednesday Martin)是一位作家、人類學文化研究者,她在這本書裡是一位年輕媽媽,媽媽剛從紐約下城區搬到上東區開始她的育兒生活,在那個名叫上東區的地方就像是一個自成一體的部落,住著超級有錢人與超級貴婦,過著像遙遠的某太平洋島民族一般,我們所無法想像的生活。


媽媽一邊生活,一邊用人類學的觀點,書寫她看見的生活。


從溫絲黛.馬汀媽媽要搬進這個地方開始,她在上東區的生活像是在戰鬥。首先要有個家,在上東區最好的學區地段,你需要透過不穿西裝而是各式昂貴衣服的美麗房屋仲介幫你喬一場買賣,申請公寓像是中國高考一樣競爭,論家庭、論學歷、論財力,還有你的人品;有了安頓身體的家,媽媽要幫小孩找幼稚園,在上東區,人們介紹自己的方式是他們的孩子和孩子唸的是哪間私立幼稚園,靠關係、靠人脈、靠財力,小孩還要如果出生在「比較糟糕的月份」,入學會比較不順利,而且寶寶們,還要被面試問問題。


在紐約上東區當媽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溫絲黛.馬汀媽媽搞定了房子、孩子的幼稚園,她要在這裡融入當地,卻不止這些挑戰而已。在紐約上東區,走在路上,還會被年長貴婦用名牌包包撞!所以,地方媽媽需要一個柏金包。是身份的象徵,是融入的開始,是真心的時尚的追求。


溫絲黛.馬汀媽媽一開始不被上東區的媽媽社群接納,透過聚會交到一位上東區「雄性」好朋友(某位上東區媽媽的先生),才開始被媽媽們注意。從超難買的柏金包、人人安靜在自己小圈圈享受累爆的Physique 57健身課,上東區媽媽看似人生勝利、光鮮亮麗,但是上東區媽媽的身體也承受著長期憂鬱,和醫生說「幾乎人人都有的」流產陰影。


上東區媽媽其實也是女性,她們多數不用工作,揮霍無度,但是溫絲黛.馬汀在最後看到了上東區媽媽冷血賤女人外表內柔弱的心。上東區媽媽也活在男女不平等的世界,而她們為了孩子,堅強地在這裡生活。


溫絲黛.馬汀媽媽用一種人類學的觀點,看她在上東區媽媽圈裡的戰鬥生活,她的文筆很好,筆鋒很犀利,我很喜歡。她常常用「人類學看東非狒狒」來比喻上東區媽媽的生活:東非,早期的人類學常常研究遙遠的他者,帶有一種殖民主義的觀點,媽媽形容上東區就是「部落」,翻轉了人類學的思考位置;狒狒,媽媽也有動物性的、生物性的生理反應,媽媽的天性會為了小孩搏命,而這些上東區媽媽們,為了小孩,努力的在這裡戰鬥。


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一直想:「作者寫這些不會被書裡的媽媽們討厭嗎?」還好我看到了最後,上東區媽媽,或者說貴婦的世界,在我的同溫層敘述裡,我們看頂層的生活既仇富又羨慕,我們討厭資本帶來的階級差距,又同時在過年時渴望中樂透翻身。看了上東區媽媽們的部落生活,理解的不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而是上東區媽媽也是人,她們傲慢,但卻活在焦慮裡,她們看起來嫁了金龜婿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是也活在男女不平等的社會結構。


上東區媽媽是人人口中的賤女人,是提著柏金包的女超人。她們有柔軟脆弱的心,是人,是堅強生活的女性。


閱讀書籍:

溫絲黛.馬汀( Wednesday Martin)。《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2016。台北:時報出版。

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