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格拉库斯

我曾是个猎人,这能算一种过失?

长崎:核浩余生

發布於

最近看了长崎这本书,1945年8月9日上午11时,长崎市的人们像往常一样,晾衣服,读报纸。 邮递员谷口骑着自行车穿过山丘,今天他要送几十封邮件; 电车司机浩一回到了电车始发站,和同事们讨论着早上的电车事故; 工厂工人长野悦子、堂尾峰子已经工作了一上午,正在期待着午饭时间; 还是学生的吉田胜次和朋友们想要逃课去学游泳,此刻正聚在井边打水喝。 两分钟后,强光闪现,烟云翻腾,瞬时的灼热将长崎化为人间地狱……书写的有种加缪鼠疫的感觉,极其翔实又具体的描述了原子弹落下来的世界,一切苦难都是个人真实承受的痛苦,而国家机器力图抹掉的就是真实。非常推荐。

一段摘录:

[男孩的校服前襟上缝有一个布标签,在破烂的衣服上,那个标签上的字还很清楚。前座小学,4年级;金泽诚治,9岁;B型血。长野悲痛欲绝。长野试图想象他昨天的经历,被烧成这样,又是独自一人,该有多害怕。他心里在想什么?被烧得这么严重,他怎么到这个防空洞的?他是否在试图顽强地活着,直到有人来救他?他是否盼着妈妈快来?“我是说,他只有9岁,”长野回忆道,“我很心疼他,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