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档案馆】第95期:官媒连环翻车——中国国歌歌词为何成为敏感词?

歐陽

以下全文取自张宏杰《中国国民性演变史》之自序。

轉載者以 专制技术 作為題名。


自序

前几日,我乘公共汽车去农村。农村青壮大都打工去了,沿途停车上来的多是走亲访友的蹒跚老人。这些老人乘车大都以同样奇怪的姿态:他们蜷进座位的角落,枯瘦的手紧紧锁住边上的栏杆。那几个坐在过道包袱上的老太太神色更加紧张,她们尽量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到最小,眼睛不安地盯在地板上,一旦有谁上下车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她们都毫无必要地颤颤巍巍地把小脚盘起来让路,人过去许久才小心翼翼地放下来。

这就是传统的中国农民的典型神态:在自己熟悉的一亩三分地之外,他们永远是紧张的、怯懦的,似乎周围充满不可测的危险。

我想起了作家关仁山讲过的一个故事:在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在河北滦县进行扫荡。他们把一个村子三百多口人集中起来,叫他们挖一个大坑。村民们知道这个坑是用来埋葬自己的,然而还是一锹一镐,认认真真地挖好了这个坑。然后,三百多人全部被枪杀,埋在这个坑里。

抗日战争过去六十多年了,我们在电视上还是能看到这样的新闻:一个歹徒,两天之内,仅凭手里的一把小小的水果刀,就能在长途客车上,当着大家的面连续强奸几个女孩,全车乘客,包括其中一个女孩的亲哥哥,都一言不发。

汉语里有一个独特的词——「顺民」,我不知道还有哪个民族的语言里有。那些农村老太太的神态,就是「顺民神态」。这种「顺民神态」告诉你,他们准备在任何公权力、暴力和不合理现象面前低头。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会选择顺从,而不是反抗。

是什么,造就了中国人独一无二的「顺民性格」?

是中国独特的历史和独特的政治文化。

黑格尔说中国是个「停滞的帝国」,汤因比说中国几千年里处于「僵化状态」。如果因此而认为中国的传统社会没有发展,那无疑是错误的。几千年的中国史其实就是一部专制技术发展史。

专制制度是世界上最自私的一种制度。为了让这一家一姓能够千秋万代享有全天下的膏脂,它尽最大可能地压缩社会其他人群的权利,尽最大可能地消灭一切对专有权力的觊觎和挑战,尽最大可能地维持稳定,保持现状,防止社会发展变化。套用鲁迅在《春末闲谈》中的比喻,专制技术就是掠夺者刺在中国社会神经上的一根毒针,它使得中国社会麻痹、僵化、失去反抗力,以利于它肆无忌惮地敲骨吸髓。

因此中华民族最大的发明创造不是「四大发明」,而是专制技术。这一技术,有高深的理论,有精密的设计,有庞大的体系。从韩非子到董仲舒,它背后有许多理论提供者。秦始皇在全国范围内确立郡县制度,是这一技术大规模应用的开始。汉武帝「独尊儒术」,给秦始皇创立的硬制度配合上了非常适用的意识形态体系。唐太宗完善了科举制度,把社会的智力资源统一到「皓首穷经」这一条路上来,有力地从制度上控制住了知识分子的头脑。清代诸君则大兴文字狱,在人们头脑里直接建立监狱,终于把专制制度推上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峰。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停滞」「僵化」,正是专制制度所要达到的目标,正反映了专制技术不断发展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孟德斯鸠说:「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专制的原则是恐怖,专制的目的是平静。」(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因此专制技术发展史的另一面,或者说这种技术成果的体现,就是一部漫长曲折的国民性演变史。

今天的中国正处在新旧交汇的河口,传统与现代,在各个层次交错重叠。从表面上看,或者用一句学术术语,从「器物层面」上看,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是全面西化了。西服领带早已取代了长袍马褂,大巴和小汽车取代了马车和轿子。在「文化大革命」把「四旧」破坏殆尽的基础上,我们再以现代化的名义,扫荡掉古老民居,建起一幢幢面目雷同的钢筋水泥大厦。但是,这仅仅是表象。改造一座城市远比改变一个头脑容易。请问,我们那些坐奥迪、用笔记本电脑的官员,他们跑官、买官、贪污腐败的方式,和明清那些坐八抬大轿的官僚,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我们那些施用化肥、使用含激素饲料、每天晚上在电视前兴高采烈地看《康熙王朝》的农民父兄,在政府和权力面前的表情,和秦汉时代,有什么不同吗?

在现代化的外衣之下,传统中国的内核正在如几千年前一样安详地、不动声色地可怕地静静旋转。这种传统与现代的交错,造成了中国社会的变幻莫测、光怪陆离。这种错综复杂,不但让外国人迷惑,也让中国人眩晕。世界诸重要国家中,只有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最为崎岖曲折,多次重复缴纳高昂的学费,依然在同一个地方不断跌倒。到现在为止,在中国人与中国人的面对面斗争中,成功者无一不是更「中国」的人。在晚清,慈禧太后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斗争中,那个深懂中国权力运作机要的老太太胜了。在民国初,从海外回来的孙中山被土生土长的官僚袁世凯轻而易举地打败了。

因此,认识清楚古老中国的内核,是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必须做的。这是我们走下去的前提和基础。

林鄭創立「中國人民共和國」

歐陽

還好不是打成「中國人民共產黨國」。

我有理由懷疑是一時搞不清「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文名。一時間才用了「中國人民共和國」。畢竟用「中國」打頭陣,總不會錯得太離譜。難不成她想搞中獨?

『由193到楊千嬅到何韻詩』

歐陽

事關我唔係香港人。

你的文章老實說,我看了也不是很懂,而且你也用道地的粵語書寫,但有兩段倒是跟你的觀點類似。

第一段:當中最成功的,當然是楊千嬅了,由一個大笑傻姑搖身變成大情大性真性情,是一種成功的操作來的。

是的,楊千嬅根本就是一種「操作」出來的產品,沒有她,一樣有人會被「操作」出來。

第二段:何韻詩本身走中性路線,老實講,我們感覺到她有點「搖擺」,在角色上,在定位,在表演,總是要輕輕為她捏一把汗......。

何韻詩我是大大為她捏一把冷汗,她還能在香港生活生存下去嗎?這個我都有點蠻擔心及有疑問的。

我只是一個不懂香港民情的馬來西亞人,只是對香港有點兒興趣而已。

google翻譯对照

歐陽

以下为引用《法廣》文字。

美东时间23日起有许多推特网友纷纷PO文指控谷歌,将英文的“Joe Biden Just Lost Election”翻译成“乔·拜登刚刚当选”,而“Donald Trump Just Lost Election”则翻译成“唐纳德·特朗普刚刚落选”。

有网友认为此时谷歌出包,可能是系统出问题,但也有人认为故意的嫌疑更大。

目前谷歌翻译“Joe Biden Just Lost Election”已显示正确翻译。但“Biden Lost Election”翻译却是“拜登竞选连任”。

(我昨夜測試時,谷歌已更正上面的部份。現在应该所有都恢復正常了吧!我沒再试。)

註 : 真是什麼事一遇上政治,全叫人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