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

容後再寫......

《虛構的隨筆》№.50 時間這條河

發布於
雖然有時日子過得像中國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鐵幕時期,白衣藍褲,滿城嚴肅,笑的是一臉無辜;雖然有時心情又徬徨得像1949年飄落在台灣的靈魂,不知何去何從。

在看狐狸啊!你做啥呢?不過看得很慢,記得裡頭的女主角哭著申訴:明明才二十三歲,怎麼好像只睡了一個午覺,醒來就三十多了,哪些時間都怎麼了。其實我也想知道哪些時間怎麼了,不然再睡一個午覺,醒來就五十多了,好恐怖。黑髮難留,朱顏易變!

時間這條河像個魔術師,叫人驚嘆之餘,時常也搞不清事物的虛虛實實;像永遠過不了河的卒子,一味拼命向前,沒有回走機會。雖然有時日子過得像中國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鐵幕時期,白衣藍褲,滿城嚴肅,笑的是一臉無辜;雖然有時心情又徬徨得像1949年飄落在台灣的靈魂,不知何去何從。

重看爾冬升導演的《新不了情》,幾十年的戲了,還是覺得尚不錯。如果你沒看過,那找來看看吧!說到爾冬升,沒記錯的話,在許鞍華導演的《今夜星光燦爛》,這部又比《新不了情》老上十幾年。劇中爾冬升說:在香港搞政治是沒有前途的,但很多事情明知是沒意義,還是必須去做的。

這句台詞很多時候都派得上用場,因為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沒有未來可言,同時也因為明知是沒意義,但還是必須去做。時間也就這樣消失在沒意義的事情上了。而在香港搞政治,不止在港英時代沒前途,在中國之下,不但沒前途,還殺機重重。

朋友提過有關文化大革命的可恥,完全同意,因那真是個特別瘋了的時代,也是非常悲劇非常可恥的時代。那個年代,國家機器面前,人命算什麼?日子總是隱藏著未知的暴風雨。其實中國這個國家在最近的二百年來,根本上就多災多難,從1800年算起,就沒過好日子,而未來,誰知道呢。

滿清入主中原時(1644年),美國哈佛學院已成立(1636年)。美國則在1776立國,真難想像中國那年到底在做什麼。就像我們過去的十幾年到底在做什麼。真的叫人沮喪。時間都流失在歷史權鬥與咱的日常生活裡。

走過歲歲月月,經過日日夜夜,時間還是會叫過去的過去,中國朝向一個世人難以預料的未來奔去。它也許不能掌控世界,卻能搖動經濟。千百年來的暴風雨已然過去,晴天不再有霹靂?你信不信?我可不信。

我只信時間這條河,將一如往常展現它的神奇。

侯德健作品:歌詞1983+我們都曾經年輕
歌詞一九八三
我們都曾經年少
什麽都不知道
卻只是愛笑
笑爺爺和奶奶爲什麽會那麼老
我們都曾經愛笑
笑什麽自己也不知道
卻笑得月亮都彎下了腰
卻笑得大家都莫名其妙
我們都曾經年輕
什麽事都不相信
什麽話也聽不進
只是漫不經心
小小的年紀
卻總是喜歡說曾經 曾經 曾經
我們都曾經愛戀
也曾相信什麽都不會改變
雖然我們也曾經哭泣
我們的眼淚卻曾比蜜糖還要甜
我們都曾經很窮
總是兩手空空
卻更戀愛這一份輕鬆
直到有一天
我們開始有了一點點
才發現樣樣都還差得遠
曾經有一天
早已記不得是哪一年
我們開始喜歡說從前
說起從前仿佛沒好遠
想要說清楚
卻又怕沒時間
說從前
天總是望不穿的天
路總是走不盡的遠
想要的總得不到
卻也從來不知道
什麽叫做抱怨
那時候
我們不知道什麽是危險
那時候
我們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時候
我們的汗水曾經比海水還要咸
想當年
我們曾經一起渡河
也曾一起過橋
說從前
我們曾經一起上學
也曾一起坐牢
我們都曾經一起東征西討
也曾經幾乎就要一起走到
想當年
誰不是 爲了理想而理想
說從前
誰愿意 爲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當年
誰又不是 站在不同的立場
望著相同的方向
說到從前
誰又愿意 只是爲了不一樣
就拼了命的不一樣
回想起當年
沒問完的問題還不少
只是到如今
還需要答案的已經不多
關於我從何處來 要往哪裡去
關於可去不可去 能來不能來
關於有與沒有 以及夠與不夠
關於愛與不愛 以及該與不該
關於星星月亮與太陽 以及春花秋月何時開
關於鴉片戰爭 以及八國聯軍
關於一八四零 以及一九九七
以及關於曾經太左而太右
或者關於太右而太左
以及關於曾經瞻前而不顧後
或者關於顧後而忘了前瞻
以及或者究竟 關於哪一年
我們才能夠瞻前又顧后
或者以及關於究竟哪一天
我們才能夠 不左也不右
一次再一次 永遠總是
同樣的故事 演了再演
一次又一次 永遠總是
同樣的叮嚀 勸了又勸
就這樣一遍 接一遍
總有一天 我們會把所有的欄桿拍遍
只不知道 那究竟要等到 哪一年 哪一月
那究竟要等到 哪一天

我們都曾經年少
我們都曾經年紀小
什麽都不知道 卻總是喜歡笑
我們都曾經年紀輕
什麽話也聽不進 什麽事都不相信
而今我知道 而今我相信
而今我不能不相信
總有一天 我們都會老
只希望到時候
我們都一樣愛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